2018年春天,美、中、台三大央行接班人換血。他們上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扮黑臉」,面對全球近十年來撒出去的熱錢,如何一毛錢一毛錢的收回來。

他們接班的時機,是歷史上最尷尬的局面。他們一定要升息,否則通膨一發不可收拾,物價上揚,百姓將叫苦連天;但也不能升得太快,否則熱錢撤出市場,市場榮景將一夕破滅。他們像游走在天平的兩端,左邊是民生,右邊是市場,背後還有一個政府在下指導棋,要找到皆大歡喜的那把尺,考驗接班人的智慧。

全球矚目的焦點,是美國聯準會主席接班人。

美國電視節目《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主持人川普當上美國總統後,就為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的接班人傷透腦筋。十一月三號,川普決定讓現任聯準會理事鮑威爾(Jerome Powell),接下聯準會主席的擔子。

《經濟學人》指出,美國政府眼下要「逆轉」量化寬鬆,老手葉倫掌舵才能降低風險;而且,1970年代至今,每一任聯準會主席都獲得不同政黨的二度任命,「川普現在就該決定再給她一次任期。」

但,葉倫是民主黨人,共和黨的川普早看她不順眼,選前還揚言「我上任後要把她換掉」,聯準會主席四年一任,川普不能忍受葉倫再當四年,他再度發揮狂人性格,打破慣例,提名鮑威爾。

鮑威爾「顏色」對了
與川普同屬共和黨

鮑威爾至少有三點讓川普賞識。第一,鮑威爾是聯準會現任理事裡,唯一的共和黨員,這點已大勝葉倫。

第二,鮑威爾出身華爾街。他曾在美國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擔任合夥人,待了八年。凱雷集團號稱「總統俱樂部」,美國前任總統老布希都曾在此任職,鮑威爾的「政脈和金脈」都不缺。

第三,鮑威爾風格與葉倫類似,都是偏鴿派,傾向緩升息。如果他上台,可能延續葉倫風格,對「股、債、匯」三市衝擊最小。升息代表貸款人要多繳利息給銀行,這顯然不是地產大亨川普所希望的。

不過,鮑威爾確定成為主席,誰是副主席,又成為討論話題。外界傳出,副主席的候選人也許是曾被川普點名主席人選之一、史丹福大學經濟學教授泰勒(John Taylor)。

泰勒名氣比鮑威爾大許多。他發明的「泰勒法則」,不但是經濟學課本的教材,連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等,都參考他的法則,做為決策依據,可以與沒有經濟學博士頭銜的鮑威爾互補。

泰勒法則是一套公式,可以透過通膨率以及生產產能,算出聯準會該升息還是該降息。

學術背景深厚,曾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熱門人選的泰勒,簡直是聯準會主席們的「老師」,又是共和黨員,川普與他會談後,幾乎逢人就提到泰勒的名字。

但是,柏南奇指出,泰勒性格固執,認為美國聯準會應該任何時候都遵循泰勒法則制定貨幣政策。根據泰勒法則,聯準會現在應加速升息,而非緩升息,因此外界將泰勒歸類成主張快速升息的「鷹派」。

川普不偏好升息,因此泰勒的鷹派特色,可能正是他未能成為主席的原因之一,若他成為副主席,如何與鮑威爾在決策上相輔相承,也是問題。

【作者簡介】

馬自明,主跑財經新聞超過十年,股、匯、債市均有研究涉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