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在花東買了塊建地,打算蓋一棟小房子當作退休後的家,先是找了建築師設計並申請建造執照,然後開始尋訪包商,親戚算是會做功課的人,在這上面花了不少精神,畢竟是自己將來的唯一住所,營造廠的實績與信用很重要。

最後終於找到一家「口碑還不錯」的小營造廠,合約談了兩三個月才搞定,本以為接下來就會如期進行,一晃眼過了好幾個月,工程毫無進展,沒有假設工程也沒有整地,營造廠就只辦了開工展延。

親戚很有耐性,想說工程也不大,不好意思一直催人家,等到日前終於進場時,承商竟然開始抱怨,說當初的報價有誤,沒算到RC挑簷(等於是屋頂板的延伸),希望能增加費用……。

親戚很納悶,說這房子總樓地板面積也才40坪,二層樓的斜屋頂建築蓋在平地上,造型簡單又對稱,這樣也能漏算?難道他們之前都沒看圖?

我聽了只能長嘆,因為這些都是工程界的常態,事實上不管規模大小,也不管承攬之前有沒有認真地核算過,很多營造廠在承攬之後,都會想方設法地增加工程款,理由當然千奇百怪,漏算、忘了算、算錯、圖沒交待、家有妻小等等等,親戚問我為何不能在簽約之前提出來?簽約之前談清楚不是比較好嗎?

我說:「當然不行!魚沒上鉤怎能用力拉扯?」即便只是總價四百萬的小工程,上鉤之後要是能多討個十萬二十萬,那就是總價的2.5~5%,何樂不為呢?至於億來億去的公共工程,那就更不用說了。

一切唯心造,有甚麼樣的心態就會有甚麼樣的結果,工程界這種先上車後補票的常民性格,主導了數十年來的城鄉樣貌,所以在談論台灣整體營造品質的時候,如果不先談心態,大概甚麼也不用談了,台灣最美的風景不是人,是錢,至於誠信,是個屁。

【討論串摘錄】

■先低報拿到工作再說…先抓到牛皮再慢慢剝…。

■有時候也是業主教育出來的。常遇到業主攤開各家報價單,硬是要選那種顯然是極端值偏低的,怎樣勸都沒有用。賭博心態,想說賺到了。所以總價漂亮先拿到工程再說才會變成常態,反正,到時計算施工數量,確實有施作,也只能追加預算。

■有時候業主一些莫名其妙的要求也是一個問題,我遇過那種幫你估價估好好,結果後來覺得馬桶要改、什麼都要增加,導致工班不願意做,最後鬧到換工班,前一個工班跑到現場鬧場…也因為害怕這種結果,所以營造廠有這種想法....不意外。

■營建不能只看圖發包,ㄧ定要雙方坐下來詳談,尤其是住宅。我曾有次去報價,總價超出其他家營造廠約5成,業主找我談後,又增加一、兩成後就交給我處理!事後問業主為何找我,他說別人報價單僅百來個項目,我列的項目多人家三、四倍,他找我談是在確認我開的項目何以他家沒有,很簡單的事是就是圖面、規範就算沒標示,該作的還是要作,要作就是會有成本!

也曾有業主找我後報價後,很開心的說要把我多列的項目再發包給他家較便宜後再拿去做要求,這樣他又能省到錢又能兼顧品質。結果工期增加一倍,最後追加款還遠超出我原報價的,事後業主找我幫他再善後!這是何必呢?

■雙方要互有誠信。自地自建案比較好的模式是,找建築師給發包工程款8-10%的設計費,定義建築師應該產出圖說、預算表、施工規範及材料規範的內容,作好的發包文件。發包可以採總價承攬,實做實算,正負5%互不找補。另外工程預算至少多於行情的10%以上, 這樣就可以減少比較多的紛爭又可以兼顧施工品質 ,雙方的互信基礎也會比較高。

■我自己作過這樣的CPM角色,三方相互合作又相互檢驗, 營造廠跟CPM顧問每一週開一次工務會議, 只要夠專業,其實問題都很單純,提早發現提早解決。業主只要付出比一般死豬價多20% 的總預算,就可以有價格清清楚楚的建築品質。不過這樣的業主太少太少了

■賽局理論:如果只作一次生意,最佳策略是欺騙。如果將會作很多次生意甚至必須建立長久的夥伴關係,最佳策略是誠實。所以「有信譽的廠商」的信譽是建立在夥伴關係或長期合作對象,不一定適用於單次交易的業主。這時作為業主代理人的建築師就有介入的機會。

■只好先答應,讓營造上勾,驗收付款時再東嫌西嫌,減價收受,要求尾款轉保固保證金…。

【作者簡介】

孫德鴻,美國賓州大學藝術學院建築碩士。曾發表「建築師與農舍:一封給下一代建築人的道歉信」,提出建築師責任與土地利用的深刻反思。2017年作品入圍第九屆遠東建築獎決選,為抗議亞泥展延礦權,於3月31日臉書發文婉拒活動、宣布退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