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電梯】

他重複按著這個電梯31年了。從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十點,每天上下來回1300次。

印尼國家紀念碑總高137公尺,換算一下,這個管著紀念碑唯一一台電梯的男人,一天之內在原點「移動」了178公里。

這是蘇卡諾時代下令修建的,1961年開始建造,耗費14年完工,為了要紀念印尼獨立的歷史歷程。蘇卡諾曾經慷慨激昂的說,印尼的獨立紀念碑,必須建得像巴黎的艾菲爾鐵塔那樣。紀念碑很雄偉,印尼也更現代化了,高級商場林立。

但,那天晚上,電梯打開,我看到這位一天要按1300次電梯上下樓按鍵的男人,坐在一個圓板凳上,光著腳,眼神呆滯,心裡有種很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如果不是印尼朋友Suba主動開口跟他聊了幾句,說不定他一整天不會開口講一句話。

這是這次去雅加達,印象最深的場景,但我沒有寫進文章裡。

倒不是因為跟主題不符,而是離開電梯、邊想邊走了一段路後,才想到,如果從他的角度來看這30年的人來人往、印尼的改變,會不會很有趣?一度有想衝回去找他的念頭,但已經快到了閉館的時間,返回大門的接駁車正等著。而且,排隊上塔的人龍還長,總不能有個人硬是卡在狹小的電梯裡不走吧。

【二:護照】

第二個深刻的場景,有點糗,不,其實是非常糗。我把我的護照搞丟了。

要多虧印尼友人Suba、印尼一哥周先生,以及駐印尼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協助,才讓我得以在一天之內,火速辦完所有流程,用「一紙」護照順利出境。

但老實說,要出境時,看著已經出境的同事在外面等我,而印尼海關的目光來來回回在這一紙護照與假裝鎮定微笑的我,輪流掃了十幾輪後,又繼續與他同事交頭接耳討論,我的心已經涼了大半截。

就在我已準備好與同事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因為行李已經托運),打算勇闖雅加達度週末時,海關終於「磅磅」在那一張薄薄的臨時護照上蓋章,讓我通行。

卡關卡了10分鐘,但我默默覺得應該有一世紀。

也因為實在是太糗了,又怕家人擔心,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時,隻字不敢提。等到終於落地台灣,才敢跟娘親報告備查在案。感覺好像一切雲淡風輕,但過程是相當膽戰心驚。

不知道是哪個朋友常常說,出國在外,護照最好擺身上。但是,當你的包包是宇宙大黑洞或是百慕達三角洲時,拜託就不要這樣做。最好的方法,就是交給你值得信賴的捧油。

雖然發現護照不見時,我還心很大條的覺得沒什麼,應該等等就會找到了,之杰哥跟宗怡也是這樣安慰我,但,這次是來真的。

回到旅館把能夠翻的行李都翻遍,沒有就是沒有。萬念俱灰之際,想著隔天還有一整日的採訪,只能用空檔辦好臨時護照,辦不成,頂多就是繼續留在雅加達度週末吧有什麼大不了頂多回去下跪啊哈哈哈......

但,有件事情要分享給去雅加達旅行的捧油們,如果你是在週四發現你的護照不見了,千萬不要以為隔天週五,還有一整天時間可以補辦護。因為,身為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週五中午拜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因為大雅加達極度塞車,為了要返家度週末,很多人週五拜完拜之後就自動慢慢離開辦公室⋯⋯

所以,週五公部門辦公的時間,理論上雖然到下午三點半,但實際上,保險起見,有事最好在中午之前做完。若有恪盡職守的公務員在拜拜完之後回到工作崗位繼續認真工作,你真的要感謝他。

不過,第一次去雅加達就參觀了人家的警察局,我想也是難得的經驗(嗎)。警察大哥們就在辦公室內抽著丁香煙,味道很香,雖然一度想問他可以讓我嚐嚐嗎,但警察大哥臉實在很兇又很嚴肅,所以作罷。下午踏進移民局時,整間辦公室只有一位也在抽著煙的大哥,也是讓人印象深刻。

但,這是人家的文化,沒什麼好批評的。

就在我辦妥臨時護照時,印尼外交部人員通知我,我的護照遺落在總統官邸,而且是他的同事拍照傳給他的一個同事,這個同事又轉傳給他。所以,印尼總統府跟外交部至少有三個人知道有一個台灣來的記者搞丟了她的護照這樣。

總之,這次訪問,對雜誌菜鳥來說,真的是很寶貴的經驗,從同事長官身上學到了很多,還獲得很多朋友的幫助,真的很感謝他們不棄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