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Uber已經明令禁止,真可惜。雖然對計程車司機朋友們必須要說抱歉,但我的新加坡生活,因為Uber而美麗,卻是不爭的事實。

正式在新定居是2012年的事,因為預算不夠,也因為先生工作地方的緣故,一直住在新加坡西邊,從市中心搭計程車不塞車的狀況下、約25分鐘可達的地方。聽起來離市中心不遠,但實際上已經接近新國邊界。當然,拜這裡每個地區規劃完整之賜,不去市中心-純粹以生活機能來說-也並沒有甚麼不方便。最大的不方便就是,無聊。

我所住的地方當年能走走逛逛的只有一間購物中心,雖然頗具規模,但老實說天天逛也會膩。而朋友多半住在離市中心比較近的地方,要約也都是約在那裡,要碰面,就必須走路去搭捷運,加上轉車,通常要花上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偶一為之勉勉強強,要常約就會覺得不便。

可以搭計程車啊?對。但原則上新加坡搭計程車必須到招呼站搭車,因為地處偏僻,如果在距離居住地最近的招呼站等車,十有八九要等上三十分鐘,還會有等不到的時候!比較保險的做法是,先搭一站地鐵去購物中心的招呼站,跟大批購物人潮一起排隊,只是,時間上也未必比較精簡。

沒有辦法電召計程車嗎?可以。只要你電話打得進去。

而我常常打到快發火都沒人接聽(不是打不通喔,是沒人接),於是令人不得不開始思索,為甚麼新加坡這麼小的國家,行路這麼艱難?更不要提當時還沒有地鐵downtown線,全國的捷運覆蓋率不到三分之一,所以中北部屬於新國比較「有機」生態(受政府計畫管制影響較小)的無捷運區,抵達方式只有難叫的計程車和繞很遠的巴士兩種選項。買台車?那你一定不知道這裡買一塊車牌要多少錢,在新國買車是有錢人才能做的事啊~

所以當Uber興起,我的新加坡人生瞬時畫上新色彩!想去哪裡只要把手機拿起來,六分鐘車就到門口來接。但這還不算,Uber興盛後引來競爭者Grab,其使用方式與Uber幾乎相同,兩者之間競爭白熱化時,時常送出折價優惠,身為消費著的我們就大占便宜,常常半價就能抵達目的地。

現在更精益求精,Grab不只有各種不同類型和等級的叫車方案,還首先推出可以「多點停送」;Uber隨後跟上,另外將版圖擴展到Uber Eat,連外賣都可使用。Grab不甘示弱,弄出了分帳付款的系統,即使沒有搭車,只要跟同樣Grab使用者有金錢交易,都可以使用該系統。

計程車業者呢?當然,他們也有對策。首先大幅推動智慧手機APP叫車服務,再來優化介面和叫車流程,企圖扳回市場。當然,也試圖透過政府力量壓制。

不過新加坡政府跟台灣政府的應對剛好相反,新政府很清楚這樣的服務正是國民需要,所以第一步是想辦法讓Uber、Grab合法化以便管理,第二,回應計程車業者的壓力,那就特別要求Uber、Grab車輛在接110公分以下的孩童時必須要有兒童座椅,某種程度保障乘客安全,也算是對計程車業者表態「我有刁難他們唷」。(新國計程車無此規定,原因為營業用車輛有保險可理賠)

當然,台灣和新加坡至少在針對計程車供需上和計程車業者的勢力大小並不相同,並不適合以此類推。但是面對新的營運、新的科技產生的商業模式,未來只會有更多,台灣政府一昧拒絕,恐怕不是最好做法。

【作者簡介】

陳彧馨,旅居新加坡五年,認為旅行是人生最大樂趣。從孤身背包客到攜子長旅,足跡踏上近四十國。著有《100種東京》、《漫步‧遇見香港‧澳門道地生活》(由對岸出版,為簡體中文書)、《追櫻》、《從東京到京都:我的珈琲時光》、《轉轉香港》、《愛在日落破曉時:我的巴黎‧維也納》等書。嗜咖啡、攝影、閱讀,目前正在品嘗於新加坡格格不入又我行我素的生活。網路的無定居所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