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年輕還在報社工作時,我對大林蒲的印象是「五二六事件」,當時我差點被派去採訪。印象中,這類的抗爭不外乎新聞標題圍繞在「暴民」、「襲警」。

2015年八月,我因為要拍攝「要命的空氣」專題,第一次親自到高雄市小港區的大林蒲。開著車下高速公路後,沿著17號省道,四周就開始出現巨獸般的貨卡,有載鋼板鋼捲的、有化學槽車、貨櫃車……轟隆隆得出現在我周圍,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過了中鋼路,沿著樹叢圍牆,接著右轉進入中林路,車內空氣飄入一股酸酸的化學氣味,四周都是化學管線及高聳的煙囪。這是進入大林蒲唯一的道路。

川端康成的小說寫著「出了縣境的長隧道,便是雪國。」對世居此地的人來說,「穿過無數的煙囪、化學管槽、大工廠,便是故鄉大林蒲。」

回到台北,我就決定要為大林蒲人討一個公道。於是,我開著車,來來回回差不多有五千多公里,記錄著這個煙灰故鄉。

【小人物篇】

【環境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