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縣五峰鄉的清泉部落,因「少帥」張學良生前曾經在此被軟禁多年,而留有相關史蹟與住處。新竹縣政府現今已經將此處打造成張學良文化園區,作歷史紀念並推廣觀光。

加上中國的西安與瀋陽也有西安事變紀念館及張氏帥府博物館。這等與張學良人生足跡相關的「兩岸三館」,每年都固定進行學術、文化研討交流。今年輪由台灣舉辦,並將在12月初登場。

這當然是在陸客來台大幅衰退之際,一個向全世界華人推廣「新竹縣套裝觀光行程」的好機會。可是令人大驚奇的是,距離活動已經剩下幾天,陸委會才核發相關人員入台證,讓主辦單位嚇出一身冷汗。

報導,縣府這次向陸委會申請陸方兩館共47人入台證頻頻「卡關」,光退件至少5次,理由包含行程不完整、大陸人士來台不能脫隊等。更有爭議的是,活動當天,大陸相關人士若要致詞,陸委會得先知道內容及講稿,縣府和大陸也不能私下簽署任何合約等,讓主辦單位感覺像被「刁難」。

真奇怪,這47人正因為其位高權重,倘若來台順利且留下美好印象,回家以後不就是最好的新竹縣觀光產業代言人嗎?

原來到今天張學良仍在台灣被限制幽禁。這個政府12月馬上要用轉型正義之名大動干戈,去處理中正紀念堂等歷史遺跡。文化部長還說,不應該在給過去暴政受害者平反的同時,紀念威權統治者。

假如真有這種事理邏輯,那張學良不就是在台灣島上「最資深的被國民黨政府迫害、一路從中國大陸關到台灣來」的受難者嗎?倘若能把張學良來台非法軟禁幾十年的故事,藉此活動向全世界宣傳,不也是轉型正義的一個重要內涵嗎?

社會大眾現在終於看清楚了,「台式轉型正義」要平反的人,並不只是所有蔣家統治時期的受難者,而是指能夠動員起來仇恨中國與國民黨的那些人。而且在進一步重構政治鬥爭論述的過程,所生產的歷史記憶,必須要能為台獨運動所消費,才具有被促轉的價值。

這件事情在經濟層面上更惡劣的後果在於,對於新竹縣乃至於具備類似性質歷史記憶的打擊-要記得北投也有一個張學良故居。

晚年的張學良在清泉部落閒來無事,被看管、失去自由,其生命記憶與當地的整體環境早已融為一體,他做為外省人並非代表外來政權來此壓迫當地人民的。因此整個當地的原住民與其他各種特色的文化,附驥於張學良在中國近代史上極特殊的生命記憶,大致上是可以說得通的敘述邏輯。

此外,當年就是因為當地交通不便,才成為長期幽禁張的理想地帶,現在也沒有比當年多便利,陸客來此尋訪張故居後,也很難在短時間內離開新竹縣。試想,當一大團陸客千里迢迢來新竹縣五峰鄉與附近地區,難道就只看張故居,不會去其他景點晃晃?用餐、購物甚至住宿嗎?

民進黨執政後,陸客因為各種理由大幅減少,已經是短時間內難以逆轉的趨勢。現在就因為張學良對中共革命歷史上特殊的無可取代貢獻,使中共任何情況下都無法以政治理由,悍然阻斷熱愛這段歷史的陸客來台。

那麼讓追念張學良的歷史記憶,拉著在地觀光文化產業一起向外衝,同心努力賺這份難以被政治打敗的觀光財,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嗎?新竹縣這幾個偏鄉財政情況,有好到不需要賺這份天上掉下來的橫財嗎?

當局更可笑的心態還不僅於此,主管機關限制新竹縣府和大陸方面也不能私下簽署任何合約,哪怕可能只是三館之間互相借展文物。小小一個新竹縣政府還能怎麼出賣國家安全?這種擔心地方政府可能會勾結中共,幻想會發生類似西安事變的奇怪想法,豈不是自己打臉「轉型正義可以防止類似悲劇再發生」的設定?

假如當局害怕因此被中共統戰,那轉型正義中如黃溫恭、李媽兜、簡吉等,許許多多真的具有中國共產黨的黨籍,甚至還是幹部身分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按此邏輯不也都要清出去了嗎?現在厚此薄彼的理由是什麼?

自稱民主進步的政黨與政權,應該要把思想自由還給張學良與其追尋者了,至少也要把觀光收入還給當地人民吧!現在過勞奔波的司機、導遊、旅行業者,乃至於活不下去的在地旅宿餐飲業,讓他們靠張學良的悲劇賺點辛苦錢養家活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