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我那三歲的小兒就要開始上nursery,也就是小班。新加坡的幼稚園體制是這樣的;PG(Play group)是幼幼班,nursery是小班,K1是中班,K2是大班,之後就上小學。所謂的PG班大致上的重點在於教孩子學習團體紀律和生活自理。我們送孩子入園約八個月的時間,成效很不錯。

小兒在本月開始,要從PG班升上nursery。為了讓家長了解nursery的教學重點,幼稚園特別召開家長說明會,對自有一套教學理念侃侃而談。其中一項特別吸引了我的注意,這一項教學重點,不是數學,也不是語言,甚至也不是體育,這項的名字叫做「品德教育」。

因為工作和興趣的關係,我結識許多部落客,移居新加坡之後,陸陸續續聽過很多部落客朋友會對我抱怨,在大型合作案碰上從新加坡來的年輕部落客時,都會忍不住在對方頭上畫叉。遲到、隨意要求更改行程、一定要在禁止拍照的地方拍照,嫌雇方派的代表英文不標準,吵鬧等等等等,讓他們瞠目結舌,而自己還覺得理所應當,毫無禮貌。剛開始聽覺得年輕人嘛(這些新加坡部落客群年齡層約二十上下,與朋友的年齡層有十年以上差距),或許是代溝。不過這樣的故事越聽越多,加上自己在新加坡的體驗,慢慢也感覺這裡的人(至少年輕人),有時候真的頗欠缺管教。

發現這件事的不止是我,新加坡政府也認知到了這項要命的錯誤,他們了解到過去因為過度講求學術要求,導致小孩萬事只重成績,容易目中無人,不敬長輩。因此在幾年前從政策下手,直接要求各級學校必須在教育品項中增加一定比例的品德教育,以期改善。

知道這個是幾年前的事。當時聽到根本不以為然,覺得怎麼可能改變?甚至當時還為北市府的專刊寫過文章,抨擊過新加坡簡直沒有讓位文化這件事,社會冷漠。可是不過五年,在新加坡政府的強力要求下,除了品德教育添入學程,生活日常上的標語和警語、工作人員的勸導,無一不確切實行。

你可以在所有地鐵站看見「請讓座」的各種有趣圖像、海報、標語。也會看到rush hour時工作人員一定在電梯口請行動不便的人優先上電梯(天知道新加坡人喜愛搭電梯的奇怪現象簡直可以另成一篇文),重點是,讓位的行為以一種極速的比例攀生,而且人們開始變得有禮貌了。雖然說如果純粹以台灣經驗來看,還不到讓人嘆服地程度,可是以一個實際居住在這五年的人而言,這個轉變幾乎難以令人置信。我自此開始深信人民是可以教化的,只要找到正確的方向和方法,加上足夠的魄力,可能整體性改變人民素質。

當然啦,我們的政府也在教育上「大力」地下指標針,但指導的原則卻實在看不出來對未來下一代的品德、文化程度、學科能力還是體能美術的哪方面有所提升,我們的教育指標改變似乎以政治為標竿而非素質或競爭力為標竿。隨著台灣的學制和教育內容越改越令人霧裡看花,我也開始逐步調整心態,慢慢放下送孩子回台就讀的念頭。在新加坡讀書或許有諸多缺憾(光是學簡體中文就各種煩惱恨啊),不過至少,似乎比較符合我個人的期待。

所以新加坡,小兒交給你們了,萬事拜託!

【作者簡介】

陳彧馨,旅居新加坡五年,認為旅行是人生最大樂趣。從孤身背包客到攜子長旅,足跡踏上近四十國。著有《100種東京》、《漫步‧遇見香港‧澳門道地生活》(由對岸出版,為簡體中文書)、《追櫻》、《從東京到京都:我的珈琲時光》、《轉轉香港》、《愛在日落破曉時:我的巴黎‧維也納》等書。嗜咖啡、攝影、閱讀,目前正在品嘗於新加坡格格不入又我行我素的生活。網路的無定居所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