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在台灣募資平台上受到熱議的嘖嘖杯,爆出被仿冒糾紛!

根據相關媒體報導,嘖嘖杯協力商竟然已搶先上市了一款名為「巧力杯」的產品,不論在杯身、飲口加大、折疊式功能設計幾乎一模一樣,連商品的示意圖也幾乎一模一樣。

然而最讓網友們憤慨的是價格差距太大,先前嘖嘖杯專案上提供各種團購方案,平均一個落在單價850元,最便宜的方案也要630元;然而這個「巧力杯」竟以一個599元販售,Dr. Si (瀛海) 在商品頁打著獲得全球專利,不過,這個計畫發起為地球初心社,然而事實是,這項設計專利早在 Dr. Si (瀛海) 手上,聲稱是藉由地球初心社代為行銷。雙方開戰同時,也為台灣群募文化帶來了熱議。

由於本案一個重要爭點在於相關產品專利權的歸屬問題,因此查了一下在專利公報上2017年瀛海公司所申請的折疊杯相關專利案件內容,分別是3/7申請編為編為申請設計案號106301120的保溫杯組,3/15申請編為設計案號106301334的保溫杯組,4/19所申請編為申請設計案號106302040的杯蓋,與同日申請編為申請發明案號106113146的隨行杯杯蓋,這幾件案子應該是本件授權製造合約中導致的爭議專利。瀛海公司其餘的專利申請時間都在2015年以前,可以判斷與本案無關。

就整體情況看起來,問題恐怕還是在原始構想設計者在考慮前並不周全,在相關專利布局上的嚴重粗心所導致。至於各種專利技術特徵的分類,請參見本專欄今年稍早關於金魚茶包專利的拙文

檢查2017年瀛海公司所申請的一件尚未開始審查的發明專利,與三件設計專利案技藝內容,申請的標的都在隨行杯杯蓋。在各申請設計案件的附圖當中,杯身的部分都以虛線表示不主張權利。因此本案技藝最主要的特徵應該在於可折疊的杯身,然後與此相同技術特徵杯身的專利,並沒有在中華民國專利公報上查到有在今年申請的任何一件相關專利案件,名稱是與摺疊杯有關的。初心地球社稱也已經申請相關的專利,似乎需要出示申請案號。

目前看起來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原創者其實一開始只想到了杯身,作為一種可折疊的機構存在。但是瀛海公司在研發或製程中,發現該隨身杯所需要配套的杯蓋有其特殊性,所以就獨立研發申請另一批主要特徵在杯蓋的專利。二者可能是相互平行,相輔相成而並無互相衝突的權利。

至少可以確定一點的是,瀛海公司在相關合作計畫進行的期間,並未將本案最重要技藝的特徵在於可折疊的杯身,這個方案直接在法律上掠為己有。如果初心地球社在事前確實設想產品智慧財產權的布局完整,大可以把可折疊的杯身,使用材料與相關的作動機構,製造與收折展開的方法都先申請發明或新型的專利,並將展開與收闔後的外觀申請設計專利,外在的構型與實際的功能不會在保護的權利範圍上,與瀛海的杯蓋有所重複。當然也就很難主張瀛海的杯蓋乃至於包含整件產品有構成侵權,不過如果創作者手上沒有已經核准的專利,還如何主張構成侵權?

目前看起來原始創作者犯的第一個錯誤是在簽約時大過大意,只給估價單或報價,但卻沒有清楚的權利義務規範,例如合作研發生產時產生的專利申請權歸屬,甚至恐怕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法律合約存在。

創作者第二個根本性所犯無可挽救的最嚴重錯誤,是沒有先去花個幾萬元在我國先申請一個新型專利,嚴密地寫好說明書與申請專利範圍,把可折疊的杯身最重要的特徵,也就是展開與收闔的作動機構保護起來。由於新型專利不實際審查,通常有希望在幾個月內核發下來。除非有非常嚴重的書寫上形式的錯誤,一般不會被駁回。最起碼的門檻也應該是在申請新型專利後再去募資與找協力廠商。一半進入公開募資程序把本案的技術特徵暴露於公眾前,經過簡單改作以後的仿製就非常容易,那麼創作者的權益受損也就往往不可回復了。

現在原始創作者在已經喪失先機的情況下,可能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補救。按照目前的新聞資訊來看,雙方狀態顯示為最後合作契約沒有成立。那麼原始創作者現在還有可能依照民法條245-1的規定,以嗣後違反誠實信用原則造成損害向協力廠商求償。

民法第 245-1 條是規範契約未成立時,當事人為準備或商議訂立契約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對於非因過失而信契約能成立致受損害之他方當事人,負賠償責任:

一、就訂約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對他方之詢問,惡意隱匿或為不實之說明者。
二、知悉或持有他方之秘密,經他方明示應予保密,而因故意或重大過失洩漏之者。
三、其他顯然違反誠實及信用方法者。前項損害賠償請求權,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但因為民事訴訟制度在先天對原告不利,如果原創者真的要走這條路,煩請這次要找一個好律師。因為這條規範在法律上對原告的舉證責任相當重,官司也並不好打。即使勝訴後是不是原告就一定可以得到充分的賠償?判決結果是充滿不確定性。

金魚茶包事件以來,今年這不是第一次寶貴新創方案,因與協力廠商相關的法律布局太弱,而變成原創者遺憾的故事。或許未來可以仿效專門針對刑事案件的法律扶助基金會,也成立由政府輔助的相關法務徵詢顧問團隊協助新創者進行先期的契約與智財權布局,才能防止相關爭議案件一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