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7月27日,韓戰停戰談判達成共識,殘酷交戰整整三年的聯合國軍與中朝聯軍雙方,在板門店簽訂停火協議,當晚22時生效。但這卻是一份對韓國人民來說十分詭異的協定,簽字的主體是代表聯合國軍的總司令美軍克拉克上將,代表朝鮮人民軍的總參謀長南日大將,以及代表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司令員彭德懷。而全國除外島外均淪為戰場,百分之九十國土曾淪陷,死傷達數百萬人的大韓民國,居然沒有人可以在這份協議上簽字,兩千多萬韓國軍民,全部極為屈辱地在這個場合,都被這個金髮碧眼的聯合國軍總司令所代表了。

韓戰後韓國的歷史,從那時以來至今的65年,就都是大韓民國在國際場合與38度線上,苦苦追尋自己名字與位置所在的艱難長征路程。但是大韓民國或許到今天終於可以驕傲的說,她們已經在全世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與位置。

2018年1月9日,面對已然成為東亞核武新強權的平壤當局,兩韓在板門店的會面終於寫下歷史的新頁。這一次北京與華盛頓在板門店都只能唱配角,東北亞此時此刻的聚光燈牢牢地投射在青瓦台,這位開創前所未有的韓半島新時代領袖-韓國總統文在寅的身上

在2017年5月韓國總統文在寅就職當天,本專欄就明確指出,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對朝鮮半島乃至於東北亞局勢顯然將要投下重大的變數,這是南韓在盧武鉉下台10年,乃至於金正恩上台以後,第一次又出現了要重拾對北陽光政策的總統。

因此文在寅必將打破東北亞當前的戰略僵局,他將會對北京與平壤伸出友誼的雙手。本專欄且大膽預言很快將會有文金會與文習會,去年12月文在寅訪問中國,成功與習近平見面,完成了文習會結束中韓僵局的歷史任務。現在關心東亞局勢的人們都在思考一個問題,目前距離文金會還會有多遠?

先回顧文習會的部分,原先在朴槿惠總統任內因為薩德問題弄到非常僵的中韓關係,很快就因為文在寅的上台取得了突破。2017年6月中僅上台5周的文在寅政府,就把中國控制的亞投行第二屆年會,拉到濟州島來辦,與北京取得事實上的和解。

2017年12月13日,文在寅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面,雙方對於保證薩德反導彈系統不會用於對付中國此事,終於取得共識。「韓國將格外注意不把薩德使用在防禦朝鮮核武和導彈以外的地方,不會損害中國的安全利益,」文在寅在接受央視記者採訪時說。在文習會的前後,文在寅還讚揚習近平「言行之間透著真誠,是可信賴的領導人」。他表示,已經和習近平見過兩次,中國有一句話說「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老朋友」,他希望此行和習近平成為老朋友。

文在寅在堅守韓國國家利益,沒有鬆口放棄佈署薩德的同時,對華外交手段是多面向全方位而極端靈活的。除了與最高領袖習近平的直接晤談以外,他還非常善於使用中韓之間共同記憶的歷史素材,為兩國關係生火加溫。

文在寅抵北京當日剛好是南京大屠殺的紀念日,他當天即發表講話表示,「今天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對於中國人經歷的這起悲劇,南韓人也是感同身受。」他又強調,中韓曾長期榮辱與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他還甚至還命韓國駐華大使不用在北京迎接他,應立即前往南京參加紀念死難者的儀式,表示韓國政府對此事件的態度。文在寅很快就以韓國在近代史上也共同被日本殖民侵略的歷史記憶拉攏了中國,這是一份中國人無法拒卻的歷史心態,使得長期有反日情結的中國人民,不能不對他點讚。

文在寅此行訴諸過去中韓艱難共同度過的戰時歷史記憶,以拉攏中國的高招還不只如此。還有一個更強烈地強調歷史上中韓盟友關係的信號,就是20世紀上半葉,中國曾經長期庇護過韓國獨立運動。訪華第二站重慶,在會晤市委書記陳敏爾之餘,文在寅參觀了重慶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舊址,向大韓民國「國父」金九塑像獻花及默哀,並與抗日獨立運動功勳人員子孫座談。這是韓國總統首次訪問重慶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舊址,表達的政治意義非常深遠。

1920年代國民黨政府北伐成功統一全國以後,很快就開始積極支持韓國的反殖民復國運動家。以金九與金若山為首的韓國民族獨立運動者,就把中國當成自己的反日救國基地,建立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1940年搬遷至重慶,並在那裡更成立了抗日的「光復軍司令部」,吸收韓國在華流亡青年與被俘虜的韓籍日軍。組成自己的軍政實力。在抗戰爆發後他們緊緊跟隨國民政府統一行動,度過了艱苦的抗戰歲月。戰後這上萬名在中國經受過戰爭考驗的獨立革命者回國,其中相當大一部分人成為大韓民國建國的主要軍人或文職幹部。正因為有了胎動於重慶的艱難歲月,才有了現在的大韓民國。

文在寅強調,只有銘記歷史,國家才有未來。臨時政府是大韓民國的根基,也是大韓民國的法統,憲法寫明大韓民國繼承臨時政府法統。

追懷金九等人的建國事蹟,並且表明自己是金九政府在法律上的繼承人,在此就意味著回首並褒揚中國過去給予的幫助,並且渴望繼續在爾後的年日與中方形成新的夥伴關係。這樣公開表達正面肯定過去的與中國的盟友關係,感謝中國對支持韓國獨立運動曾經做出的歷史貢獻,中方也當然明白收到這個信號。

文在寅確實就此取得了中國政府與民眾對他的放心,相信他會代表韓國與中國建立新的友誼。文在寅以歷史包裹外交,用過去表述現在的手法極為高明,任內預期將不再會被北京質疑,他可能對中國產生國家利益的威脅。這所導致東北亞權力格局的重新排列,影響極度深遠。

取得平壤當局最重要的後台,中國領袖習近平對自己的正面親善態度以後,不與任何人為敵的文在寅,下一步開始把橄欖枝伸向了北方的同胞手足金正恩。因為在平壤已經具備完整的長程核武發射能力後,必須要卸下北方的敵意,韓國的基本安全才有保障。

而眼下他有一個非常好的舞台,今年2月舉辦的平昌冬季奧運。

本專欄去年指出過,對於平壤的陽光政策,文在寅更是在金正恩繼位後,第一位出現在世人面前主張對北採取緩和態度的韓國總統。到今年看來,對於文在寅上任後尋求民族和解的種種努力,金正恩其實都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的。在取得完整的核武作戰能力後,金正恩在今年元旦發表的講話中對美國仍不假以辭色,做好硬碰硬的準備。但對於韓國主辦今年平昌冬奧,他所釋放的高度善意,尤令韓方喜出望外。1月才過沒幾天時間,兩韓重新開通了熱線,並且實現了板門店會談。平壤將派出代表團參加平昌冬奧,並將重新開闢兩韓軍事熱線會談,化干戈為玉帛,將成為朝鮮半島在文在寅總統任內的主旋律。

在平昌冬奧若能順利舉辦,並且有朝鮮的選手與代表團參加。那麼文在寅何時要去見金正恩,恐怕青瓦臺也已經在評估可能性。兩韓關係在平昌冬奧後化危機成轉機後,今後又將會有什麼新的發展呢?

在上任僅8個月內,就創造了外在的和平環境,掃清了國家安全的威脅,這是文在寅魔術師一般的高明政治手腕,非常值得類似處境中的台灣人借鏡。當北京與平壤這兩隻大老虎現在開始不但不再為難韓國,還有可能反過來在經濟上要幫忙拉車。韓國經濟很可能在文在寅任內,就要有長足的嶄新進步發展,而迎來一個一飛衝天的新時代。

更值得世人矚目的是,金正恩在元旦發表對美強硬對南親善的言論時,在畫面上他穿的不是共黨領袖傳統的革命服飾列寧裝,而是一套完整的銀色西裝。就一般共產國家的服裝政治學解讀,這極有可能是一個平壤要準備進行經濟改革,與有限度對外開放的顯著信號,而此舉若要成功,絕不可能脫離韓國同胞的在經濟與政治上的全力支持。文在寅已經在10日的新年記者會上表明願與金正恩會談,今年有可能會發生文金會嗎?

這個變局若真的發生在文在寅任內,則必將改寫東亞甚至全球的經貿秩序。未來北韓若在南方資金技術的協助下,與韓國進行生產要素上垂直或水平的分工,開闢更多經濟特區,生產物廉價美的產品,以韓國企業的品牌與通路行銷全球,絕非難以想像。這將大幅降低韓國產品所需的生產成本,劇烈擴張其競爭力。韓國的公共財政支出上也將可大幅削減其國防預算,而用於在其他方面的投資。戰後長期面臨兩個以上強敵的韓國,在過去幾十年內尚且創造這麼繁華壯大的經濟成就。未來韓國臥塌之側都沒有明確的敵人了,周邊各國全部都是其緊密的經貿夥伴了,那又將多出多少公共與私人資源可以用於發展經貿呢?

台灣長期作為與韓國劇烈競爭的高度同質性東亞經濟體,這個極可能將要發生的變化,將非常值得我們的進一步關注。2018年韓國將要一飛衝天,台灣可能一瀉千里,歷史的命運已經把我們推到懸崖邊上,如今退無可退。

朝鮮半島局勢現在明顯緩和,兩韓以合作取代對抗以後,目前在內外對峙愈發激烈的台灣在2018年會成為東亞西太平洋地區最後的火藥庫嗎?天佑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