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以前,他過著上班族人生,在阿里巴巴工作,領固定薪水,短短幾年,他一躍成為蘋果看好、優步提防的八○後創業家。

從創業時僅有新台幣四百萬元,到現在公司估值逾七千八百億元,要跨過這道十萬多倍差距,三十三歲的「滴滴出行」執行長程維,只花不到四年時間。

五月十三日,他的名字頓時躍上全球新聞版面。

蘋果(Apple)宣布花逾新台幣三百二十億,投資中國第一大行動叫車服務商滴滴出行(以下簡稱「滴滴」),這是繼二○一四年以九百八十億收購錄音設備商Beats,蘋果史上第二大的投資案,更是首樁中國投資案。

三天後,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飛抵北京,特地用滴滴打車到蘋果直營店出席活動,以示支持。

除了蘋果,包括阿里巴巴、騰訊也是其股東。去年九月,滴滴最新一輪融資金額甚至破新台幣九百七十億,一度取代臉書,創下全球未上市公司最高單輪融資紀錄(編按:今年四月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獲單輪逾一千四百億投資,再度刷新紀錄)。

程維二十九歲成立滴滴(原滴滴打車),創業以來,他不只會籌錢,還很會燒錢。

「我們燒了很多錢……,一開始就打一個城市,要一個點打破了,再橫向複製。我們的投資人開玩笑說,可能會把二十六個字母都融(資)完了(指資金不夠,必須從A輪一直融資到Z輪),」他如此自嘲。

過去,乘客可能站在路邊等半天,都招不到計程車,現在只要在出發前,拿起手機按個鍵,司機就在預定時間內抵達,以最省時路徑前往目的地,乘客下車也不用掏錢,車資直接從支付寶、微信支付付款。

為了搶用戶,程維不惜花錢補貼用戶,只要用滴滴叫車,原本在北京搭計程車,車程三公里內人民幣十三元,滴滴直接零元,還不定期發五折折扣券、車資免費優惠券給乘客,因此換來中國九成市占率。

優步(Uber)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曾透露,滴滴一年花在補貼上的費用竟達新台幣一千三百億元;滴滴雖然否認,卻不甘示弱,反咬優步進軍中國以來,每年虧損近五百億元。

今年一月,程維在公司年會對五千多名員工喊話,直言「徹底幹掉對手,贏得戰爭」,是接下來最大的目標。

策略一:一開始就衝刺
你要跑最快,圈出最大地盤

他能用三年多時間,成為中國叫車服務之王、被蘋果看上的關鍵心法是:一開始,就要拚全力跑最快,且心無旁騖。

他並非第一個嗅到叫車商機的人。滴滴成立時,中國已有「搖搖招車」、「易到用車」等叫車服務,類似優步提供的商務租車,或違法的「黑車」(用私人轎車提供計程車服務,屬違法),搖搖還在二○一二年獲得約新台幣一億一千萬元融資,率先成為市場第一大叫車業者。當時,程維還在阿里巴巴擔任副總經理,負責支付寶的團購業務。

在阿里巴巴工作八年,他見證中國網路公司起落,也因此萌生創業念頭。

有次,老家親戚從江西來北京和他碰面,約好七點鐘吃飯,沒想到,親戚從五點半開始叫車,到了八點都還沒上車,「出行(通勤)越來越難,大家抱怨了很長時間,但為什麼一直沒有什麼好的解決方案?」他問自己。於是,食衣住行各項需求,他挑中「行」當作創業選項。

但開發叫車服務,把計程車司機和乘客拉在一起,起初並未受到青睞。當時,智慧型手機仍未普及,許多司機都還在使用功能型手機,該如何說服他們下載服務,甚至用來接客?「所有的人都跟我說,打車軟件(App)這種想法根本不靠譜。」

他很清楚,這個時候創業,不像十年前,遍地都是機會,「好做的都被做掉了,剩下都是懸崖峭壁。」他卻認為,沒人嘗試,成功的可能性越大。

於是,他訂下目標,服務上線兩個月,至少要在北京六萬多輛計程車中,找到一千名司機下載。但四十天過去,跑遍全北京上百家計程車行,還是沒人點頭,他只好帶人堵在機場、車站、酒店門口,遇到司機,便一個個教他們使用智慧型手機,解釋每一項功能,終於有家僅七十輛車的小型車行願意合作,接下來,第二家、第三家陸續上門,滴滴的知名度才逐漸拓展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