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大舉外移,恩荷芬這個荷蘭南部小鎮不僅沒消沉,反而趁大企業人才被釋出,打造智力共享平台,加速轉型創新。

搭上火車來到荷蘭的恩荷芬。從中央車站走出來,很難不注意到安東.飛利浦的雕像。飛利浦電子公司由他創立。近百年來,荷蘭南部經濟、社會和文化領域,幾乎都由這個家族企業雄踞。

危機》產業外移掀失業潮

直至1990年代,全球競爭激烈,飛利浦製造部門萎縮,裁員三萬五千人。當時恩荷芬人口僅二十萬,影響之深實難估量。同一時期,恩荷芬另一主要雇主、商用車輛廠商德富也深受重創。

幾年之間,恩荷芬陷入停頓。這是舊工業城市的典型遭遇:雄厚的實力遇上全球化,轉眼間就被蝕空了。

鏽帶城市(編按:因產業外移沒落的工業城市),往往要經過幾十年掙扎才能復甦。但恩荷芬沒有消沉太久,反而迅速成為創新中心,

不僅以開放、合作的科技研究著稱,還擁有世上最複雜綿長的價值鏈。這裡也是創立和拓展企業的理想地點,目前從世界引入的研究人員達一萬九千名。正因如此,恩荷芬不久前在美國世界政策研究組織「國際智慧城市論壇」榮獲「全球第一聰明地區」的名銜。

回想當初,飛利浦和德富大幅削減本地生產,將生產地點遷至亞洲,然而,恩荷芬一度弱勢,卻從未離場。豐富的人才資源,多年的工業活動亦為當地累積深厚的機械知識。

飛利浦和德富員工一直在深受保護的環境工作。世道一變只能另覓出路,不少人選擇了創業。於是,恩荷芬彷彿突然冒出一大群企業家。

突圍》智力平台加速創新

飛利浦有一個運作多年的研究部門「物理實驗室」。這間企業內部實驗室,一切都關乎專利,必須嚴格保密。然而,飛利浦將實驗室改名為「恩荷芬高科技園區」向全球開放,一方面對外提供服務,另一方面也尋求合作機會。

如今,恩荷芬高科技園區取得傲人成就。超過百家企業和機構進駐園區,擁有超過八千名來自六十國科研人員和工程師。2014年荷蘭專利申請項目有超過一半是由高科技園區的研究員提交。

高科技園區全面開放,2005年得到比利時與荷蘭政府資助,開設「霍斯特中心」,成立合作研究計畫。

霍斯特中心旨在開拓智力共享的平台,以大學的知識基礎解決企業專業需求。霍斯特中心每年預算四千萬歐元,其中過半來自企業。日後政府資助將逐漸減少,企業承擔的比重也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