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資誠會計師事務所(PwC),在年初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公布「2017全球企業領袖調查報告」指出,企業領袖今年最擔心的事是經濟前景不明,只有29%相信今年全球景氣會改善。

哈佛大學講座教授、策略大師波特(Michael Porter)曾說:「競爭優勢向來誕生於壓力、挑戰和逆境」。追蹤美國新創公司的高夫曼創業活動指數(Kauffman Index of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顯示,2009年經濟衰退最嚴重期間,新企業的創設率高於之前14年。

為何逆境反倒加速行動?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邀請兩位三月份「商周企業家俱樂部」客座教授——全球營收最大自行車集團、巨大機械前執行長羅祥安,及台灣首家歐美品牌授權生產的童裝業者、奇哥童裝創辦人陶傳正,在商周書房分享他們如何將逆境轉化成變革的契機,以下是對談摘要。

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問(以下簡稱王):今年環境很不好,根據《哈佛商業評論》分析,道瓊成分股中,有六成在經濟衰退時創業,可見逆境也是轉機。兩位生命中最大逆境是什麼?怎麼轉折的?

奇哥童裝創辦人陶傳正答(以下簡稱陶):我最大的逆境,當然是退票。

我39歲後的十年左右,都在還債,當時對人生的看法是:把債務還光就好,別的都不想。

講到這個就講到父親(編按:陶傳正父親陶子厚創辦國豐集團,全盛時期旗下超過三十家公司,被稱為山東幫大老)。我父親名聲不錯,但經營事業是失敗的,他總是開新工廠救舊工廠,做不好的又不願關掉;就我一個兒子,我不進去怎麼辦?

所有債務像滾雪球,滾到我39歲,我跟父親講我不要滾了,沒有未來!因為調進來的錢不是為了做生意,而是付高利貸的利息,我滿灰心的。

我沒辦法做,先退票吧(編按:1985年7月15日,為了讓負債止血,國豐公司宣布退票)。

退票就一天的工夫,大家(債權人)同意讓我們分期付款還債,10年還了15億,每一年就在想明年分期付款的錢要怎麼付,要賺多少錢還債。

我這輩子只做了一個小小的奇哥,其他都在關公司,把我父親開的公司一個個關掉,關到現在剩一個麵粉廠。

王:這期間有多苦?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陶:還債的那段歲月,我人生最苦。每天忙得不得了,回家就躺在床上,希望明天不要再醒;醒了,又是一堆事情。可是我也覺得滿充實的,因為每天又解決一些問題,人生就是不斷解決問題,才能繼續活下去。現在回想起來,人生最寶貴的經驗,就是那段時間。

王:聽起來你人生中最大的逆境,是最刻骨銘心、最精彩、最寶貴的?

陶:的確,這是我這輩子人生最精彩的時候,你看到了人性。我爸爸的同鄉、股東、最好的朋友,票子不見得容易收回來,但是你看長得像流氓的,竟然還可以談;很老實的也很難談,絕對不會還你,他搞不清楚狀況,只要錢。

有個債權人是個老兵,80幾歲,要人帶話給我,這幾十萬不急沒關係,你要顧著我一天給我三個饅頭,水我自己有,其他無所謂。一聽到這種話,(我)眼淚馬上掉下來,隔天想辦法也要湊80幾萬(還)給他。

王:你是台灣唯一的董事長演員,兩次入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沒有這段看盡人生冷暖,演戲會入木三分?

陶:跟演戲沒有直接關係,是跟我做出要演戲那個決定有關係。39到46歲在還債,差不多還了三分之二,忽然有人找我去演舞台劇,當時李立群在表演工作坊,第一劇團的第一男主角的角色要給我演,我這輩子不會再碰到第二次,馬上說好。

現在最多人找我去演董事長,我最痛恨演董事長,演了一輩子董事長還叫我去演?最近接了一個角色,是個瘋子,我朋友覺得你何必作踐自己?

當演員,給你什麼角色,女人、同性戀,我都照演無誤。每個人都會演戲,全看你要不要演,你把臉拿下來就可以演。

王:Tony(羅祥安)你的逆境呢?

巨大機械前執行長羅祥安(以下簡稱羅):我43年都在捷安特,24歲跟董事長(劉金標)認識就一頭栽進去了。

前面一開始很辛苦,後來很幸運找到當時美國一家大客戶,他們75%的東西都跟我們買,也占我們80%的生意,我們非常盡力,本來只是代工,但也做設計、也看市場,完全當成自己的公司一樣做,做了十年、十二年都很順利。

某一天,客戶打電話給我說:「我想先讓你知道,明天我正式成立某家公司。」對我們這麼多年(代工夥伴)的待遇就是:24小時前先知道而已。

既然(美國客戶)要設廠,目標很明顯,大陸的人、物料比我們便宜很多,3年內要做到幾百萬台,我們總共也這麼多輛,這對我們是很大打擊。

我就跟老闆、股東分析,這有多嚴重,他們以後一定會走(抽單),只是時間問題。但他們建廠還有一年半時間,加上一些學習曲線,前後大概有三到五年時間。大家聽完,每個人眼睛看著我?問我怎麼辦?我說做品牌啊!大家問我做得起來嗎?我說做得起來。

王:你當時幾歲?

羅:37歲。這麼多人、公司的未來寄望在你身上,就覺得義無反顧,而且沒有別的路可以走,非做不可。而且做了不能回頭,開始做品牌,別人不會跟你買(下代工訂單),所以沒有別的選擇。

王:你談的是被客戶三振的危機,大部分企業主此時怎麼做決策?比較安全的牌是再找其他客戶,繼續做代工;然後營業額再小、再小。此時是逃?是戰?你是哪個狀態?

羅:回顧起來,我做對一個事情:碰到逆境,沒有陷在短期的競爭裡,我從逆境裡面跳出來看該做什麼?做戰略的事情。

當時的想法是這樣,可以找其他的客人,不過我們都已經找到最頂級的客人,其他客人等級會差很多;其次,我們之前在台灣做捷安特品牌,有一點經驗,也因為我們當初不只代工,還幫客人研究市場、開發商品,看了很多,不算完全沒概念。

再來是(做品牌)從哪裡開始?客戶在美國,不能跟他們正面衝突,要打別的地方,就去打歐洲。歐洲是全世界自行車最普及的地方,要從高級車打起;我們當時做美國車,覺得美國車已經很好了,到歐洲去,才發現美國車只是一般水準,不行。大家就決定分頭,董事長這邊提升工廠研發技術的實力,要怎麼打品牌,就交給我。

沒有那個逆境,我也沒機會做這個事情。事後看回來,我很感謝我的客人,沒有它們來這招,做品牌太難,下不了這個決心。

王:兩位都經過大江大海,聽了彼此逆境的故事,陶爸,你看到Tony的性格是什麼?Tony,你看到陶爸的是什麼?

陶:他就是很享受那個逆境啊,看逆境是機會。

羅:我很佩服陶爸,他的人生很豐富,但我不是這個料。我也喜歡音樂,但吉他彈不好;我也想要演戲,但臉拉不下來。以後希望能夠跟陶爸做朋友,學習怎麼過生活。

王:陶爸剛用一個很有趣的動詞形容你:你是一個很「享受」逆境的人?

羅:我覺得他講得很正確。事情不夠難,我覺得不好玩……。 我環島環了9次,每次都有人問我,你環島9天這樣衝衝衝,快70歲你這樣幹什麼?我覺得很過癮,看自己能騎幾次。

逆境是同樣的道理。有一個美國的朋友,他鼓勵我:When the time gets tough, the tough get going。當時機變得困難,強的人就衝出去了。

每一個逆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透過逆境,衝得過去,變得更強。

★點此進入商周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