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教「股神」巴菲特投資?答案是「康威二人組」。從過去不碰科技與航空股,到如今大買蘋果與四大航空,巴菲特投資觀念轉變,靠的正是這兩位至少比他小逾三十歲的新成員之功。

過去巴菲特極少投資科技和航空股,上次他買進科技股是2011年投資IBM,他的解釋是「我不玩我沒有優勢的遊戲。」他也曾批評航空業是投資者的「死亡陷阱」(deathtrap),一年前他手上沒有任何航空股票。

不過他掌舵的波克夏2月底財報顯示,去年買進逾6千萬股蘋果股票,並已持有美國、達美、聯合、西南四大航空股票近一百億美元。讓巴菲特改變心意的,正是加入他團隊還不到7年的康姆斯(Todd Combs)、威斯勒(Ted Weschler)。巴菲特在致股東信裡說,雇用這兩人「是我做過最好的投資之一。」他們也被視為巴菲特的接班人。

一個曾是股神學生 
一個兩次「與巴菲特午餐」

康姆斯本是哥倫比亞大學投資課的165名學生之一。有次巴菲特來演講,一個學生問道,若以投資為業須做何準備?巴菲特打開公事包,拿出一疊公司報告與文件,「每天讀五百頁這種東西。」巴菲特說,「這就是知識的力量。它不斷累積,就像複利一樣。」然而巴菲特又加一句,「你們都做得到,但我敢說你們很少人願意做。」

康姆斯是少數願意下苦工的人,他開始大量閱讀,出道時他一天已讀六百頁到一千頁文件。某次,一位基金經理人去加州拜訪巴菲特好友,同時也是波克夏副主席的蒙格(Charlie Munger),康姆斯結伴同行,本是配角的他因談吐讓蒙格印象深刻,提議要把他介紹給巴菲特。2010年夏天,康姆斯踏入巴菲特辦公室,「我們一直聊,聊了好幾個小時。」康姆斯說,最後巴菲特提到,他想找一個資產經理人,康姆斯心中還在盤算該推薦何人,巴菲特說「就是你了。」

威斯勒則是舊金山一家教會慈善機構Glide捐款冠軍,身為對沖基金創辦人,他連續兩年捐出逾525萬美元,因此和巴菲特吃了兩次午餐。「我什麼都讀,投資只是我們的話題之一。」威斯勒描述,兩人聊到最後,巴菲特問他「如何才能讓你加入波克夏?」《財星》(Fortune)稱「威斯勒花525萬美元找到一份工作。」

這兩人加入後,波克夏投資名單已出現26家新公司,皆是過去巴菲特未碰的企業。這次他買進航空股,就是威斯勒聽了美國航空集團的簡報,花數年時間研究的結果。至於買進蘋果,威斯勒稱雲端與App讓客戶對蘋果更加死忠,他說「我對人們每天要做的事情有獨鍾。」

波克夏表現漸縮水
數十年投資邏輯現三轉變

「康威二人組」帶來的變化有三,一是去舊布新。巴菲特以買進後,長期持有聞名,2015年,波克夏前十五大持股對象,沒有一家是新買的。但2016年,十五大持股有四家是新面孔,包括第三大持股蘋果以及其他三支航空股。2005年巴菲特買進零售商龍頭沃爾瑪(Wal-Mart),2016年已全數出清。

二是返老還童。波克夏前十五大持股裡,有美國運通、可口可樂、富國銀行、卡夫亨氏食品等常客,它們都誕生於十九世紀,反映巴菲特偏好歷史悠久、長期成功的公司。和這些百年老店相比,西南航空不過五十歲,蘋果更只有四十一歲,尤其蘋果在1997年還差點破產。「康威二人組」壓寶蘋果與航空股,顯示巴菲特投資朝年輕化轉型,未來會有更多年輕公司獲青睞。

三是股東優先。過去巴菲特選股看重產業前景,十年後人們還會用美國運通信用卡、吃亨氏番茄醬,這是巴菲特投資的原因。然而十年後人們是否還用蘋果手機?「康威二人組」投資蘋果,與其說著眼產業前景,不如說是因它善待股東:蘋果股利殖利率2.5%(對手三星約1.5%)。財經部落格Sure Dividend計算,若加上近年來蘋果每年回購5%股票,股票殖利率高達7.5%。此外,蘋果的股票本益比也比18.3倍的Google、26倍的臉書便宜。

這次壓注蘋果與航空股,意味著巴菲特試著投資這種善待股東的公司。這種報酬優先的新策略,或和近年來波克夏績效略降有關。

以股價來說,波克夏表現雖仍超越大盤(標普五百指數),但自1999年後領先幅度有縮水之勢。有些人稱這是因巴菲特長期持有少數幾家公司的大量股份,而這些公司的經營模式又遭遇到挑戰——如沃爾瑪或IBM,以致拖累波克夏。

「康威二人組」的新投資策略,顯示巴菲特也在嘗試與過去不同的投資邏輯。市場瞬息萬變,「股神」也須不斷調整方能生存,這是「康威二人組」對巴菲特最大意義。

2016年波克夏持股成本排名

股神公司10大持股,4檔大換血

公司:蘋果
持股排名:3
獲利:3.4億美元

公司:達美航空
持股排名:6
獲利:4億美元

公司:西南航空
持股排名:7
獲利:4億美元

公司:聯合大陸集團(航空)
持股排名:9
獲利:4.7億美元

註: 以購入成本計算

資料來源:波克夏2016年財報    
整理:楊少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