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教「股神」巴菲特投資?答案是「康威二人組」。從過去不碰科技與航空股,到如今大買蘋果與四大航空,巴菲特投資觀念轉變,靠的正是這兩位至少比他小逾三十歲的新成員之功。

過去巴菲特極少投資科技和航空股,上次他買進科技股是2011年投資IBM,他的解釋是「我不玩我沒有優勢的遊戲。」他也曾批評航空業是投資者的「死亡陷阱」(deathtrap),一年前他手上沒有任何航空股票。

不過他掌舵的波克夏2月底財報顯示,去年買進逾6千萬股蘋果股票,並已持有美國、達美、聯合、西南四大航空股票近一百億美元。讓巴菲特改變心意的,正是加入他團隊還不到7年的康姆斯(Todd Combs)、威斯勒(Ted Weschler)。巴菲特在致股東信裡說,雇用這兩人「是我做過最好的投資之一。」他們也被視為巴菲特的接班人。

一個曾是股神學生 
一個兩次「與巴菲特午餐」

康姆斯本是哥倫比亞大學投資課的165名學生之一。有次巴菲特來演講,一個學生問道,若以投資為業須做何準備?巴菲特打開公事包,拿出一疊公司報告與文件,「每天讀五百頁這種東西。」巴菲特說,「這就是知識的力量。它不斷累積,就像複利一樣。」然而巴菲特又加一句,「你們都做得到,但我敢說你們很少人願意做。」

康姆斯是少數願意下苦工的人,他開始大量閱讀,出道時他一天已讀六百頁到一千頁文件。某次,一位基金經理人去加州拜訪巴菲特好友,同時也是波克夏副主席的蒙格(Charlie Munger),康姆斯結伴同行,本是配角的他因談吐讓蒙格印象深刻,提議要把他介紹給巴菲特。2010年夏天,康姆斯踏入巴菲特辦公室,「我們一直聊,聊了好幾個小時。」康姆斯說,最後巴菲特提到,他想找一個資產經理人,康姆斯心中還在盤算該推薦何人,巴菲特說「就是你了。」

威斯勒則是舊金山一家教會慈善機構Glide捐款冠軍,身為對沖基金創辦人,他連續兩年捐出逾525萬美元,因此和巴菲特吃了兩次午餐。「我什麼都讀,投資只是我們的話題之一。」威斯勒描述,兩人聊到最後,巴菲特問他「如何才能讓你加入波克夏?」《財星》(Fortune)稱「威斯勒花525萬美元找到一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