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好朋友,我非常珍惜和他的情誼,努力與他交往。出國時,我永遠會記得幫他帶些禮物;有什麼好東西,我也一定會分一份給他,我知道他喜歡吃黑鮪魚,每年都要從東港直送最好的鮪魚肚,我這樣努力經營與他的關係,並沒有得到對等的回報。

我和他的關係一直是一般朋友,他還有許多朋友,互動比我密切,他們常常聚會、吃飯,言談間,他也不時透露對這些朋友的重視,每次想到這件事,我就不禁心有不平。我欲將心比明月,可是明月卻照別人。

我們有一位作者,從一個單純的素人,經過我們努力規畫、培育,從第一本書賣得不怎麼樣,到了第三本終於得到不錯的銷售成績,我們很高興培育有成,滿心期待未來繼續合作。

誰知道這位作者卻與其他出版社合作,直到臨出書前才告知我們,他想試試其他出版社,希望我們諒解。我們心中波濤起伏,但也只能故作大方,在社群網站協助推廣出書訊息、出席他的新書發表會表示支持。

這是我欲將心比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

有一個很有才華的年輕人,我很欣賞他的才氣,從報紙上看到他離職的消息,我就主動約他見面、吃飯,千方百計為他安排了一個顧問缺,讓他可以在集團內了解狀況,一方面也看能不能發揮一些幫助。

我還不時鼓勵他創業,因為他是一個創意十足的人。

一年後,他真的創業了。他徹底了解我們公司的生意模式後,去做了完全一樣的事,且百般批判我們公司的不是,鼓勵我們的客戶轉去與他合作。

這是:我欲將心比明月,誰知明月橫刀算計我!

我一生中類似劇情一再發生,我覺得我應是天下最倒楣的人,為何一直被背叛?剛開始我會十分憤怒,甚至決心要報復,可是我總會很快回到工作中,一旦全力投入工作,就逐漸忘了要生氣,也忘了要報復攻擊。

可是山不轉路轉,這些人又會被我碰到,我是真的可以好好報復,可是事過境遷,氣也消了,修理他,又何需我動手呢!天道不爽,自有天理對應他!

年紀大了之後,對這種事情,我有了更豁達的體悟:世界上有情有義的人並不多,我們有情是做人處事高尚的必然,可是我們並不能因此期待別人也一定對我們有義,遇到別人不仁又不義的對待,這只是這個世界的常態而已!

遇到這種事,最無意義的就是憤怒、抱怨,不僅傷心傷身,憤怒更可能使我們做出錯誤的回應,使問題擴大,傷害加深。

我現在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我有情,是因為我是一個高尚的人,我做我應該做的事,我不能期待別人一定有義,除非他也是一個高尚的人。可是天下高尚的人並不多,遇到我欲將心比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的事,笑笑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