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寰說,早期寬宏的廣告行銷費用僅占該場活動營收的1%,與國外展演公司接觸後,他大膽提高投放比率到15%,高於業界水準,就連表演結束之後,都還會持續投放廣告,強打活動畫面,激起觀眾的扼腕情緒,醞釀下一次的搶票風潮。

而其投資依據就來自售票系統。過去,寬宏的活動是交由年代售票,九年前,寬宏獨立成立自有售票系統。「那時整個產業界幾乎都傻眼,沒有人認為自己能做售票系統,因為這表示要握有足夠的活動數量。」林建寰認為,有了售票系統,才能掌握金流以及數據。

對主辦方而言,掌握票務亦即掌握消費趨勢,系統流暢度也攸關活動成敗,處理不好將影響活動內容。例如江蕙的封麥演唱會搶票事件,造成寬宏售票系統當機,引發民怨,成為創業以來最大的品牌危機。

至今,寬宏建立新系統,並累積三十萬筆會員,平均一場演唱會的人均消費兩千元。林建寰說:「寬宏已經能歸類會員是衝動型、緩慢型消費者,能依此做不同的行銷方法,這是寬宏的最大優勢。」當後端的票務系統能精準行銷,取得大型活動主辦權就不是難題。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支秉鈞分析,截至今年六月,文創類股本益比約50倍,較大盤為高,若扣除近期獲利不佳的遊戲股,其他經紀、影視、展演公司值得關注,但展演公司以主辦活動為主,未來要持續成長的關鍵,在於握有IP(智慧財產權)。「必須發展獨特的自有版權,同時間走出台灣,拓展海外市場。」

對此,寬宏簽下胡宇威、朱俐靜等藝人經紀約,培養自有IP,並投資海外版權。

然而,從主辦方跨足IP經營,寬宏面臨的難題是得直接面對消費者、培養粉絲;同時,未來如何吸引年輕表演者的主辦權,以培養下個世代的觀眾,是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