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是歷經重整的企業二代、一位曾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商周CEO學院」三月開課,邀來客座教授黃明和、程天縱分享翻轉人生、事業關鍵。

日本首富柳井正曾說:「不要畏懼失敗,失敗中孕育著成功的胚芽。」提示領導者失敗和成功僅一線之隔,究竟失敗是成功的契機,或是成功的限制?關鍵在於每個領導者如何面對和處理失敗。

程天縱,一位資歷四十年的專業經理人,曾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翻轉為外商科技界位階最高的專業經理人,以及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倚賴的左右手。

黃明和,一位在工具機界超過四十年的企業主,曾經大學重考、會計師考試落榜,卻成為台灣資本市場中,唯一一位負責企業上市、下市又重整成功的企業主。

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邀請這兩位「商周CEO學院」客座教授——富智康前執行長、知名創客導師程天縱,台灣歷史最悠久工具機廠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對談如何憑藉面對逆境、處理逆境,翻轉人生、翻轉事業。以下是對談摘要:

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問(以下簡稱王):兩位年紀相仿、角色不同,一位專業經理人、一位企業家。是否經理人相對外部逆境少一點,企業家較常遇到外部逆境?

富智康前執行長程天縱答(以下簡稱程):也不見得。逆境分兩種:一種是「成長型逆境」(growth mode),自己為求成長去挑戰;另一種是「困難型逆境」(trouble mode),過去好,現在不好;前者失敗只影響個人,後者失敗影響一家公司。

我的主要的逆境都是「成長型逆境」,一直做困難的事,做不該我做的事。

面對逆境,我有兩個基本心態。一是,天底下沒有找不到答案的問題。問題的定義是有答案,沒答案的叫現實;所以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只有改變不了的現實。

而且一個問題不只一個答案,所以面對逆境的智慧,在於把所有可能的答案列出來,找出最好的。如果是毫無辦法改變的現實,你只能live with it(共處),接受現實。

第二個心態,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我在惠普時,帶一個菜鳥在台南跟IBM搶訂單。我們啟動時間比對手晚太多,我自認絕對贏不了。

客戶與IBM簽約前一晚,我擔心這個贏不了的案子會擊垮菜鳥的信心,進而毀掉他的職涯,凌晨三點我決定開車南下找客戶再談。談完沒有任何改變,我眼看客戶跟IBM簽了合約,如釋重負。

回台北前,我打電話告訴菜鳥,「連我都贏不了的案子,惠普沒人可以贏回來。」後來這個菜鳥重建信心,在惠普一路晉升,他就是中國惠普第五任總裁孫振耀。

當我見到棺材掉了淚,到了黃河死了心,表示盡到最大力量;如果我做不到,大概也沒人做得到。所以有時候我明知道失敗還是會去做。

王:黃董面臨的則是「困難型逆境」,從市值兩百多億的上市公司老闆變成負債六十七億地雷股?

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答(以下簡稱黃):我們是家族企業,上市後開始擴廠,股價都在一百塊上下,市值高達兩百億。然而成也上市、敗也上市,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外資在兩星期內把我們股票不限價格一直倒,股價一夕崩盤,公司負債六十七億。

王:人在逆境當中看不到未來,連兄弟都退股,一個接著一個走,那麼難打的局,親密戰友都離開,是怎樣的心情?

黃:我們幾個兄弟只有我沒外國護照,爸爸、妻小都在台灣,最痛苦的時候,只能跟我太太抱頭痛哭,不知黑夜怎麼過。

我能十五年(編按:從一九九八年股票崩盤到二○一三年債務全數清償)置於死地而後生,力量來自父親相挺。他跟我說:「我赤裸裸的來到這個世界,有一天也會赤裸裸的回去。你認真做,有一天我們台中精機能夠再爬起來。」讓我有能量讓公司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