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綠色旅遊」嗎?依據聯合國環境署的定義,綠色旅遊指的是:觀光活動須對環境友善、並降低對環境造成的負擔,使用當地出產的貨品,對當地社區有助益。在綠色旅遊地,人們得以抵抗商業化與速食文化的壓力。到達澎湖南寮前,我錯失在7-Eleven買早餐的時機,那正好,徹底符合這趟旅行的意義——回歸農村生活。搭上村裡牛車緩緩前進,從農人手中接來剛烤好的地瓜。從一開始,就享受這趟旅程。

走進南寮社區,街道乾淨得像在日本一樣,妝點廊道的彩繪浮球,卻是自對岸漂來、每年多達三十噸的垃圾。「在海岸邊撿也撿不完,很頭痛。」南寮村長趙嘉協說,幸好有高齡九十四歲的趙有德爺爺,三年來將這些浮球彩繪成裝置藝術,成為村子裡的地標景觀。

去年九月,南寮社區首度獲得國際認證,成為全球百大綠色旅遊地。儘管如此,這裡依舊沒有嘈雜的汽機車與人聲。南寮人一如往常,秉持就地取材的生活方式,過著簡單的小日子。

花了兩年爭取,獲得國際認證,村民反應卻很淡定。在這人口大量外移、平均年齡超過七十歲的村子,他們說:「與海、與土地共生,就是平常在過的日子啊。」從小在此長大的南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有擇,最清楚南寮的優勢在哪裡——藍天、沙地與大海。他說,許多沿海城市的生態早被破壞,花再多錢也回不去了。

澎湖的冬天,東北季風強勁,沙質土地相對貧瘠,人們得在艱困環境裡求生存。「就地取材是先人的智慧,」陳有擇說,「我們應該讓南寮人看見自己的價值,落後,也是一種文明。」在這裡,維持著古老傳統的生活方式,就算家家戶戶有了自來水,每天清晨,阿公還是習慣到古井邊打水,PH8微鹼水質,可為人體補充礦物質元素。

浮球垃圾變彩繪裝置

依據綠色旅遊地的評選標準,其中一項明列:對當地環境的改善,例如:能源與廢棄物減量。很難想像,南寮曾是個被魚網浮球垃圾所困的村落。浮球原本是漁民用來增加魚網浮力的工具,但被海浪打散的浮球卻變成環境殺手,澎湖每年光是浮球垃圾,就高達三十噸。水泥工退休的趙有德爺爺,清晨習慣散步海邊,看著海岸充滿浮球垃圾,「每天撿回家,想辦法再利用。」趙有德說,三年來他利用不同大小形狀、材質的浮球,完成上百件的彩繪創作。走進他工作室,鮮橘色的南瓜、青綠色的楊桃……一顆顆造型立體的蔬果集錦,「他為了創作,用瓦斯噴槍燒浮球,再手捏塑型,在大太陽下做到中午都不休息。」趙有德的女兒趙盈盈說。

另一位浮球達人、八十五歲的趙長壽,則將撿拾來的浮球懸掛在家門口前的棚子裡,數以百計的浮球是裝置藝術,在小朋友眼中則是天然屏障,和同伴玩起躲貓貓,穿梭其中。

牛屎餅是生活智慧

位在社區一隅的牛屎窟園區,則訴說另一段歷史。牛屎窟,是收集牛糞的地方。原來,古早時期升火起灶,仰賴高粱稈、花生藤做為燃料,但因花生藤同時也是牛的食物來源,因此南寮的家戶爐灶常常缺乏燃料,村民便會到田野間收集牛糞,挑回住家附近牛屎窟保存,再趁好天氣製做成牛屎餅當替代燃料。

當牛糞收集到一定程度,製作牛屎餅的重頭戲登場。製作牛屎餅的第一道步驟,是在牛屎窟中加入適當水分,再以赤腳踩踏,以便使牛屎產生筋性,方便塑形。跟著在地阿嬤脫下鞋子,體驗赤腳踩在牛屎上,一開始很難克服心理障礙。「別怕!牛是吃草的,牛屎一點都不臭,還有人拿來當面膜,敷完皮膚白泡泡、幼綿綿。」阿嬤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