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地球絕大部分的歷史來說,改變算是罕見的。生命出現在四十億年前,過了二十八億年才出現性別差異,再過七億年,出現第一個有腦的生物。地球上出現複雜生命是相當近期的現象,如果把地球史濃縮成一年,陸地生物大約十二月一日開始出現,恐龍到耶誕節過後才會絕跡,原始人在除夕夜當晚十一點五十分左右開始直立行走,有紀錄的歷史始於午夜前的幾奈秒。

直到最近(以上述時間來看,相當於蜂鳥的一次心跳),從旅行、人口成長,到我們現在獲得資訊量的速度,一切都如同細菌擴散般快速,簡單來說,我們進入了指數時代。穩定期越來越短,顛覆性轉變成新典範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遺傳學、人工智慧、製造、運輸與醫療等領域的突破性進展,將加快這種轉變。

「請告訴我,我該選哪一條路呢?」愛麗絲問。「那得看妳想去哪啊!」柴郡貓說。「我不是很在乎去哪裡。」愛麗絲說。「這樣的話,走哪條路都無所謂。」柴郡貓說。「只要能到達某個地方就行了。」愛麗絲補充解釋。「噢!只要走得夠久,一定會 到達某個地方。」柴郡貓說。——路易士.卡羅,《愛麗絲夢遊仙境》

居住於紐約市郊的男孩札克(Zack),把演算法則當成一種羅盤,能夠看出許多事物背後隱藏的形態,這種能力,已經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組織原理:我們生活中的許多事物,無論是特殊的或尋常的,都遵循一套左右行為的指令。按下閃光信號燈的按鈕就會亮,再按就變得更亮;等個五秒鐘,不再按就不亮了。當一個小孩得知,人能夠把意圖轉變成邏輯,而這邏輯,無論多複雜都可以被分析、檢驗與了解,這時,要不就是這小孩對神奇的相信終結,要不就是這小孩獲得了一個發現,端看如何解讀。

投資不用求明牌
他靠演算在金融市場大賺

札克的父親席格(David Siegel)說:「不論檢視什麼,他都想了解背後的演算法則。」他說,當札克開始使用Scratch,一款給孩童的程式設計入門軟體後,很快成為班上的IT男孩。

實際上,席格本人也有看出演算法則的本領,跟兒子一樣,他總是去辨識人類行為背後的演算法則,而且把這些洞察應用於全球金融市場這個複雜獨特的體系,藉此賺大錢。

自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席格進入MIT研習電腦科學,取得博士學位後,進入新成立的金融服務商德劭公司(D.E. Shaw & Co.)工作。德劭公司的創辦人是哥倫比亞大學電腦科學家大衛.蕭(David Shaw),他使用他的量化分析訓練,在股市的混亂噪音中找出訊號。與另一位避險基金業傳奇人物西蒙斯(James Simons)一樣,開創量化分析投資時代,使用複雜的數學模型來快速分析與執行交易。

這些基金雇用的不是商學院的畢業生,而是雇用物理學家、電腦工程師與數學家,這些量化分析師非常神秘,甚至到了偏執的地步,他們堅決隱藏他們的數學公式。這類金融公司的風格更像矽谷的科技公司,不像華爾街的公司,事實上,他們也自稱科技公司。

貝佐斯也愛用數學
讓亞馬遜能預測顧客喜好

亞馬遜公司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和擁有史丹佛統計學博士學位的數學奇才歐佛戴克(John Overdeck)都曾任職德劭公司。歐佛戴克後來加入貝佐斯的新創事業亞馬遜,據說,亞馬遜網站上即時告訴顧客「如果你喜歡那項商品,猜想你可能也會喜歡這項商品」的訊息背後,那些很複雜且很賺錢的演算法就是他設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