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今年將發債9550億美元

台灣時間二月三日,美國薪資成長數據締造近九年來最強勁表現,與此同時,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跳升至二.八五二%,創下近四年新高,可能促使通膨壓力升高。至二月五日的短短兩個交易日,美股就狂瀉逾一千八百點。

這是股市回檔修正?或是牛市終結的訊號?

去年十月起,美國聯準會(Fed)開出退出量化寬鬆(QE)的第一槍,市場預期歐洲央行將於今年九月跟進,市場資金將因此從寬鬆走向緊縮。

值此之際,《商業周刊》獨家專訪被日本金融界譽為「最受信賴經濟學家」的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他曾指出,量化寬鬆並不能力挽狂瀾,反而引發嚴重的市場動盪。過去一年來,是全球資本市場的盛宴,二月的股市修正,背後隱含今年的哪些經濟變化?以下是專訪紀要。

小檔案_辜朝明

辜朝明
出生:1954年
學歷: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
經歷:早稻田大學兼任教授、野村總合研究所研究員、美國聯邦準備銀行紐約分行專員
現職: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

債券熊市到了?
大買家Fed縮手,市場難消化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美國聯準會已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簡稱縮表),但因應稅改通過,以及擴大基礎建設法案,財政部將加碼發債,債券市場會迎來熊市嗎?

辜朝明答(以下簡稱答):有可能,因為聯準會已經開始讓量化寬鬆退場。

過去QE期間,聯準會大量購買債券,並在債券到期後,由財政部支付聯準會費用,其再將該筆收益再次投入債券市場。不過,財政部並沒有這筆經費,只能依靠發行新的債券因應,也就是從企業端借錢來支付。

然而,去年十月起,聯準會宣布縮表,債券到期後將不再購債,等於財政部依然發行新的債券,卻少了聯準會這個最大的購債方,因為這筆費用將不再回到債市,企業與投資人也因此變得緊張,市場恐無法消化這些龐大的債券。

根據美國財政部的發債計畫,其舉債金額將逐年增加(編按:二○一八財政年度將舉債九千五百五十億美元,較前一財年增幅八四%,未來兩個財年舉債額估計會增至一兆美元),明年起美國財政赤字將較目前翻倍,可能對利率造成上行壓力,所以我認為債券市場今後不會特別好,也會影響股市表現。

因此,聯準會新任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走馬上任後,將面對巨大無比(humongous)的挑戰。儘管縮表金額初期不大,但隨著時間推移,影響將會越來越明顯,加上多數國家已充分就業,基準利率有不得不上漲的壓力,川普(Donald Trump)又不希望美元太強,綜合考量下,若利率能緩步上升,讓市場都能消化的話,也許還能安然無恙,但若出現意外,我不確定鮑爾是否有勇氣和膽識迅速採取行動應對恐慌,這將是今年最大的風險。

美元應升未升會持續?
關鍵在川普看重貿易逆差

問:川普上任後,美元持續走弱,亞洲貨幣則隨之升值,弱美元會成為未來的趨勢嗎?

答:雖然聯準會逐步提高基準利率,也嘗試讓QE退場,照理來說美元應該要走強,但美元還是積弱不振,原因就在於川普相當重視貿易問題。

川普之前的三位總統任內,貿易並非他們關注的議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按照利率差異,決定美元應該升值或貶值,但是川普上任後,全球便處於和過去截然不同的環境,「貿易逆差」才是他的關鍵字。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日前表示,弱美元有助貿易,雖然川普隔天回應不希望美元太弱,其實他的意思是美元長期會走強,不是明天就走強,別忘了,美國是一個巨大的赤字國家,這意味著美元將承受壓力,短期內欲升值不易,且這並非只是川普現象,就算他不當總統,下個繼任者依然不會改變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