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科技的設計者和運用者。在今天的世界,它通常是出於自私的理由,或某種商業利益,有時甚至是為了可怕的毀滅目的而被設計出來,歷史上的戰爭清楚說明了這一點。現在真正的挑戰在於,如何讓關心社會的設計者和運用者來駕馭科技,引導它到我們需要的方向。

我深信資訊與通信技術有能力改變窮人的生活,也因此促使我創辦了一家叫作格萊珉電話(Grameen Phone)的行動電話公司。我們把行動電話引進孟加拉村落,並提供貸款給貧窮的婦女,讓她們買得起行動電話做為生財工具。於是她們成了村裡的「電話小姐」,專門銷售電話服務給村民,創造了一種新的創業模式。

格萊珉電話公司成立的時候,當地的電話小姐往往是村裡唯一擁有現代通信科技的人。當地人如果需要和外面的世界連結,包括和城市的市場聯繫、從政府單位取得資訊、了解住在遙遠村落裡的親人最新的健康狀況,都可以向電話小姐租用幾分鐘的行動電話。

這種簡易的創業模式果然立即奏效。近五十萬名孟加拉貧窮婦女,靠著當電話小姐為家裡賺進了額外收入。今天,行動電話在孟加拉已相當普遍,電話小姐的極盛時期也宣告結束。但她們已經在很短時間內,讓電子通訊設備成為全國家家戶戶高度肯定的家用科技。

可再生太陽能技術是另一個正在發展的驚人突破,格萊珉夏地這家社會型企業專門開發、行銷太陽能家用機組、把動物廢棄物轉換成可以生火和發電的生物氣機組,以及對環境友善的烹飪爐。所有產品價格都定在大部分孟加拉偏鄉家庭買得起的價位。

企業不曾設計窮人專用手機

有些人可能覺得奇怪,我們有必要成立公司,讓孟加拉窮人也用得到手機和可再生能源科技嗎?既然科技產品都是由傳統以利潤最大化為目的的公司引進市場,何不等他們自己來解決貧困村落的需求?

其實,我們決定另闢蹊徑的理由很明顯。傳統企業的目標和我們不一樣。他們是向錢看齊。如果要賺取最大利潤,就要把產品行銷給收入金字塔頂層的族群,也就是掌握大部分世界財富的那一%。如果做不到超級富豪的生意,排名第二的賺錢機會是廣大的中產階級。雖然金字塔底層的人口數龐大,但財富基礎微不足道。因此,科技總是要等到上面的市場都飽和後,才輪得到金字塔底層享用。

科技越發達、基礎設施越改良、全球化越徹底,只是讓跨國公司把策略更聚焦在爭取服務富有和中產階級。如果你在一家傳統公司上班,除非上層的市場已經疲軟,否則你不會為窮人設計一款智慧型手機吧。而且真要這麼做的時候,你也只會做一款現有產品的平價版,而不會專門設計一款符合窮人需求的新手機,這種手機不只便宜,操作也較簡易、可改裝、耐用,而且能更有效率的解決窮人的需求。

事實上,憑著人類的創造力,再加上今天科技驚人的成就和突破,任何目標都是可以達成的。但是,當我們把數兆美元投資在發展軍事和商業用途的機器人和人工智慧時,卻沒什麼人有興趣運用科技來克服人類世界所面臨的重大問題。科技的發展缺乏任何造福社會的方向,我們很可能會錯失自私雷達無法偵測到的大好機會。

窮人電腦,離線也能查資料

幸好,還是有人憑著個人的努力,運用科技的力量達成社會目標。世界各國都有個人、公司主管、非營利組織領導人、社會型企業創辦人,致力於運用科技以謀求社會利益。其中不乏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

無限公司(Endless)就是一個例子。這是一家電腦公司,創辦人是來自加州的青年達里歐(Matt Dalio)。達里歐被我經常提到的一個點子吸引了,也就是全球通用的電腦和網路連結方式。電腦是全能的創造工具,與通信科技連結之後,就可以成為力量強大的問題解決機器。但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沒有運用這個工具的途徑。因為電腦太貴了,沒有連上網路的電腦功能也相當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