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躍遷」(transition)這個詞乍聽可能很生僻,其實我們天天都能接觸到。躍遷是一種跨越式成長,一種能量激發下的突變。比如說燒水,水在攝氏零度到九十九度之間,都只是溫度升高,在攝氏一百度突變成氣態,這種突變物理上叫作相變,英文就是「phase transition」,即形態躍遷。

量子物理中,電子只能有幾個固定的量級,吸收能量以後,會突然從一個量級跳躍到更高的量級,不存在中間狀態。這個過程也可以反過來,從高能級往回跳躍,釋放出光子。這個過程,就叫作量子躍遷。

Uber、Airbnb也是「躍遷」

如果把個人通過刻意練習、自我反覆運算而帶來的漸進式進步叫作自我迭代,那麼利用科技、社會系統的能量,快速跳躍式升級,則是自我躍遷。

留心觀察,你會發現個人成長也是一個「漸進──躍遷」的過程。持續的學習、閱讀中,突然有一天一個概念擊中你,你打開了一個全新的視野,過去困擾你的一切突然清清楚楚、頓悟,這叫作認知躍遷。

於是你按照新領悟的方法持續積累、練習、蓄勢,卻長久沒有什麼變化。有時候你都快放棄了,突然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的能力和水準上升了一個台階,這就是第二階段──能力躍遷。

從能力躍遷到能級躍遷,則是一個價值從內向外的過程。你的內在價值提高,但是外界還需要時間體驗。但是這個階段是爆炸式的……,在一個長時間的積累和爬坡之後,你正確的做出了幾個選擇、換了幾個平台,身價、能力和水準會突然上一個層次,看問題、做事情有完全不同的力道,這就是能級躍遷。反過來說,在組織裡,有很多人只是隨著年齡和資歷上升到一定位置,他們的眼界、格局都沒有太多的變化,他們並沒有躍遷過。

躍遷的底層邏輯在哪裡?《科學革命的結構》裡提到一個概念,叫作範式(paradigm)。重大的商業和技術突破,往往不是技術突破,而是對於技術的應用和認知方式帶來的範式突破,飛機的發明就是個好例子。

人類一直在嘗試發明飛機,他們觀察了鳥的飛行,於是認為飛機的機翼應該像鳥的翅膀一樣拍動。但是不管怎麼努力,都做不出來。萊特兄弟換了一種範式──他們思考,飛機的機翼有沒有可能不像鳥的翅膀,而是像船帆呢?

這想法一旦清晰,飛機的原理就呼之欲出,接下來只是如何沿著正確思路改良的過程了。

同樣道理,Uber、Airbnb的出現並不是因為科技的改變,而是由於我們逐漸意識到,我們可以享有一樣東西而不去占有它,這是一個認知的躍遷。

攻上頭部,優勢就越滾越大

你現在知道為什麼「網路正在重塑世界」。互聯帶來的不僅是上網更快,可以坐在家裡辦公,互聯的關鍵是讓每一個系統產生交換,在這個過程中,「頭部效應」越來越嚴重。如果不能識別一個系統的頭部,僅憑個人努力,會越來越追不上這個時代,窮人會越來越窮。

哪座山峰是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那第二高峰是? 答案是喬戈里峰,僅比珠穆朗瑪峰低了二百三十三公尺。誰是第一個踏上月球的人?阿姆斯壯。那誰是第二個?答案是巴茲.奧爾德林,僅晚了幾分鐘,很少有人記得他。

在一個系統裡,頭部(Top)品牌吸引的注意力大概占四○%,第二名是二○%,第三名 是七%到一○%,其他所有人共分其餘的三○%。頭部會帶來很多的關注和個人品牌影響力,這些都會提高你能力的溢價,帶給你更高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