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每個月有十五億人觀賞YouTube,有人是來觀賞暴紅影片、MV,有人是想了解新聞和體育消息,有人是要學習新事物或滿足興趣,甚至有人只是來看廣告。但大多數的人到YouTube是要看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東西,看著在這個平台上成功的新一代導演與表演者,為了與全世界分享創意而接受挑戰,我稱這些拓荒者為串流龐克(streampunks)。

我寫這本書是因為想要說個故事:天資聰穎的創作者怎麼運用YouTube做出不可思議的事。他們有些人吸引的觀眾比熱門電視節目更多,有些人建立繁榮的事業,但他們的共通點是從根本改變媒體的運作方式。

紐約曼哈頓雀兒喜區攝影棚的門一打開,數百名成功在資訊時代打響名號的表演者蜂擁而入,這是YouTube創作者大會。每年YouTube會接待平台上風靡全球的名人,在紐約引起幾天風潮,創作者互相交流切磋。

電玩、美妝、開箱影片都夯

或許攝影棚裡的最佳髮型要頒給染成紅色、化名馬克鉗的馬克.菲施巴赫(Mark Fischbach),還有一頭薄荷綠、化名Jacksepticeye的麥洛林(Seán McLoughlin),他們分別是英國和愛爾蘭最受歡迎的遊戲實況主。全世界有數千人上傳玩電玩時自然流露的反應與評論,引起眾多人關注,幾億人每天花幾億分鐘看其他人玩電玩。

這種不會在黃金時段節目出現的內容,還有莫塔(Bethany Mota)、波伊斯(Raye Boyce)等生活大師提供的美妝教學與生活品味訣竅;還有希爾森格(Lewis Hilsenteger),他在《開箱療法》頻道上的影片平均有一百萬次點閱,這些創作者帶給粉絲不用掏錢的購物樂趣,揭開(或說「開箱」)最新科技產品的面貌。

原創頻道的明星與創作者為現代觀眾重新創作熟悉的電視節目。Sorted Food的英國主廚們做的不只是烹飪節目,還仔細聽觀眾的回饋,製作粉絲要求的菜色,這樣的回應不是每季幾次,而是幾天一次。創立《土耳其青年》(The Young Turks)頻道的堅克.維吾爾(Cenk Uygur)二○○二年創作第一個網路新聞影片,現在已是全世界最大的網路新聞節目。

音樂長久以來是YouTube的亮點,唱片公司老闆布勞恩看了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在加拿大選秀節目,十二歲就在YouTube上挖掘他;三年後小賈斯汀在麥迪遜花園廣場的演唱會門票銷售一空。饒舌歌手麥可莫(Macklemore)的成名單曲〈舊貨店〉(Thrift Shop)就是從YouTube竄紅,後來獲頒葛萊美獎最佳饒舌專輯。

成名後也能轉戰出版界,參加高峰會的YouTuber有四分之一寫了暢銷書,葛林(John Green)寫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是有史以來的暢銷書之一,還改編電影稱霸票房排行榜。

如果這些對你來說都是新聞,你也許會對近期美國《綜藝》雜誌的調查感到驚訝,在問到美國高中生最喜歡的名人時,YouTuber排名前六名,勝過泰勒絲、強尼.戴普。實際上,墨西哥、巴西、英國,甚至芬蘭的調查結果都有類似情形。

這些調查有意義的地方在詢問青少年與千禧世代,他們與最喜愛的YouTube創作者之間有什麼關係,四○%說YouTuber比朋友或家人更了解自己,六○%的人則覺得某位創作者改變他們的人生或世界觀。

一部影片的點閱次數無法說明YouTube的特殊之處,網路影片真正潛能不只在讓人觀賞,而是要讓他們看創作者的其他影片、按讚、評論、訂閱頻道,或許還會買件襯衫,或許就開始創作自己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