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在全球大學排名第198名

教育部「拔管」一案,大多數人皆從法律與政治角度著眼。其實從經濟角度來看,問題只有一個:校長人選決定權,交給大學自己或教育部,哪個好處更大?

看權責關係
「拔管」是個人造業別人擔

誰有決定權,誰就承擔後果,這叫「權責相符」,用更通俗的話說,這叫「個人造業個人擔」。一家公司的股東,自然有權選出一個笨蛋當董事長,但就得承擔荷包虧損的後果。因此股東選出經營者之「權」,與他們承擔虧損之「責」,對應得清清楚楚。

但若公司股東選出的經營者,政府單位如經濟部有最終審查權,權、責就產生分離。在這種情況下,真正有權決定經營者的是政府,但承擔後果的卻是公司股東,這叫「個人造業別人擔」。

「拔管」也是一樣。若教育部對台大校長人選,有最終審查權,那麼教育部才是真正的決定者。然而承擔校長經營後果者,卻不是教育部,而是台大師生。

在這種情況下,教育部有權無責——因為主事官員不須承擔台大校長經營好壞的後果;台大師生有責無權——他們沒有權利決定校長,卻要承擔校長經營的一切後果。

對教育部來說,「個人造業別人擔」,這使教育部缺乏誘因選出真正對台大師生有幫助者,就如同公司經營者最後決定權在政府,後者也沒誘因選出真正對公司經營有幫助的人。

教育部有校長決定權還帶來另一結果,就是使台大校長不是以台大師生利益為第一優先,而是以教育部官員利益為考量。因為只有照顧教育部利益的人,才能在這種制度下勝出,成為台大校長。這對台大師生是否更有好處?恐怕頗有疑問。

有一些主張說,台大遴選委員會選出的校長,未必能真正代表台大師生的利益,因此教育部有必要審查。但必須追問的是:教育部是否比台大更有誘因,更能選出代表台大師生利益的人?就如經濟部是否更有誘因,比公司股東更能選出代表公司利益的人?

這不是說台大自己選出的人一定是正確的,公司股東也可能選出錯誤的經營者。但「承擔後果」本身就是一個強有力的約束,讓台大或公司股東盡可能的選出正確人選。若將這個權利界定給政府,主事官員不須承擔這些經營者的行為後果,他們會更有誘因選出正確人選嗎?這恐怕是個問號。

看制度演進
大學自治倒退,將墊高成本

此外,大學面臨的是全球競爭,據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HE)最新排名,台大在全球大學裡排名第一百九十八。各大學是真正在第一線戰場作戰的人,有更完整訊息可以選出適任的經營者,也就是校長。

教育部卻不是在第一線作戰,主事官員無競爭壓力,沒有誘因去掌握第一手訊息,因此也缺乏選出適任校長的充分知識。經濟學家海耶克(F.A. Hayek)曾批評計畫經濟必定失敗,原因就是「官員不可能掌握每個在第一線交易的人所需的所有知識。」這套用到大學校長也是一樣。

其次,某些法律人士從法條文字,解讀出「教育部對國立大學校長有審查權」這種結論。不過從整個制度演變的趨勢來看,從早期國立大學校長官派,到如今由各校自選,制度明顯是朝「將資源的產權,界定給各大學」的方向演化。這是「大學自治」最核心的經濟意涵。

若按這些法律人士的見解:教育部對國立大學校長人選,仍有最終審查權——這與制度演變的方向顯然背道而馳。法律是硬約束,代表著交易成本,當時空環境變化,舊法律帶來的交易成本攀升,法律就須相應修改,以降低制度對經濟發展的阻礙。

若教育部對台大校長有最終審查權,這又回到過去「將產權界定給政府官員」的年代,交易成本只會更高。當初之所以將校長決定權,由政府官員轉移給各大學,就是要降低制度的交易成本,若今日又回到官員有權決定校長人選,當初就沒有必要從官派改成大學自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