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的進化生物學教會我們,進化是將「通融性」這種機靈加進生物的DNA當中。生物對所處環境的適應力,我們也可以從中學到。

父傳子、子傳孫,生物會超越世代,不斷變化。變化為生物帶來了多樣性。在此刻,許多生物仍持續變化。而另一方面,人稱「活化石」的腔棘魚,外型幾乎與七千萬年前沒什麼兩樣,存活至今。牠的DNA變化速度與其他動物相比,也顯得極為緩慢。為什麼會有這種「不變化的生物」?答案是「視環境而定」。

當環境不變,生物沒有進化的迫切性。另一方面,在變動的環境下,為了適應新環境,只有進化的生物超越世代存活下來。這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

但生物個體也會因應成長過程中遭遇的環境變化,改變自己的身體,具有「表型可塑性」能力。例如隨背景變換體色的變色龍,或是小時候染病後,便會將這種疾病的細菌認定為異物的免疫力,也算是此種能力。

換言之,儘管同樣誕生在這個世上,但「通融性高的個體更容易存活」。舉例來說,我們人不光要忍受壓力,懂得機靈的轉換心情也很重要。這一切全憑你的想法而定。

一隻甲蟲,分化成兩種後代

命運並非光憑基因決定。試著相信自己DNA所潛藏的可能性吧,生物便是藉由這種具可塑性的DNA來度過危機。

在同一個市場出現競爭公司時,你的公司有兩條路可走:一、徹底競爭,成為業界龍頭。二、鎖定已被搜刮殆盡的市場以外的獵物(開拓新興市場)。

其實這和生物耗費數萬年進化而來的原理相同。

來看綠豆象這種甲蟲在進化過程中所學會的戰略吧。這種甲蟲的成蟲會在紅豆之類的豆子中產卵,幼蟲在一顆豆子中生成,並以豆子當食物。當豆子數量減少,綠豆象的父母只好一次在一顆豆子裡產下多顆卵。

因此,在同種類的綠豆象當中,會分化成兩種集團,採取截然不同的生存方式。一種是在同一顆豆子裡長大的幼蟲互相殘殺,戰勝的一隻成為體型較大的勝利者,長大為成蟲。也就是選擇「市場獨占型生存方式」的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