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間有種對賈伯斯超乎尋常的狂熱崇拜,似乎認為他是這個翻轉世界的小玩意發明者,其實不然。」歷史學家艾傑頓(David Edgerton)說:「諷刺的是,在資訊與知識社會的時代,竟然流傳著最古老的發明迷思。」他指的是愛迪生迷思,也就是以為有某個人,在無數的日子裡焚膏繼晷工作,然後福至心靈,構想出一個改變歷史進程的發明。

愛迪生並沒有發明燈泡,不過他的研究團隊發現了那個能夠產生漂亮持久光芒的細絲,而這是燈泡成為熱門產品的必要元素。同樣的,賈伯斯並未發明智慧型手機,但他的團隊確實把它變得舉世心嚮往之。

iPhone絕對是一種近乎不可思議的集體成就,它承載著許多世人未能完全明白的發明,譬如賦予iPhone互動性魔法,讓人可以滑動、縮放的多點觸控。儘管賈伯斯公開宣稱這是蘋果自己發明的,但早在幾十年前,從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的粒子加速器實驗室到多倫多大學,到致力於賦能身心障礙者的新創公司,一路上已有各個地方的先驅開發出多點觸控技術。

不過,揚棄獨立發明家的迷思,承認是數千位發明者的貢獻,並不足以讓我們洞悉iPhone是怎麼做出來的。點子需要原材料和辛苦的勞工才能變成發明,幾乎各個大陸都有礦工開鑿出不易取得的元素,用來製造iPhone,然後靠著中國各地工廠裡數十萬雙手把它組裝起來。每個勞工、礦工,都是iPhone故事裡不可或缺的一環。

保持iPhone神秘,值億美元

最終讓iPhone問世的蘋果設計師和工程師的成就,無人可以貶抑。沒有他們的工程洞見、關鍵設計與軟體創新,這萬中選一、精心打造的裝置不會有現在的面貌。不過,蘋果保密到家是出了名的討厭,鮮少有人知道它是何方神聖。

蘋果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公司之一,而且這個規定來自高層。「自從賈伯斯回歸蘋果,便越來越堅持只能由公司高層來發聲。」《紐約時報》記者馬可夫在要求採訪iPod的主要推手法戴爾被拒之後,注意到這件事。另一位《紐約時報》作家比爾頓(Nick Bilton)則觀察到賈伯斯經常用「神奇」來描述他的產品,而「賈伯斯再清楚不過,一樣東西之所以如此神奇,是因為你不知道它怎麼運作。這也是蘋果嘴巴封得這麼緊,讓人惱火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