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一,深夜11點的便利商店——值大夜班的加盟主背對著我們,半蹲在鮮食架前揀貨。他熟練的把將到期的鮮食掃進塑膠籃,輸入電腦報廢,再拖到倉庫內,展開垃圾袋,唰唰唰的撕開外包裝,不到十分鐘,原先完好無缺的飯糰、涼麵和麵包已全數混成一團,變成一大包廚餘。

「我每天這樣丟,真的很怕出門被雷公打死!」他苦笑。

場景二,下午2點的超商總部會議室——「沒有人喜歡浪費,但食品安全是否該放在剩食議題之上?」一位主管回應質疑。

場景三,晚間10點的加班回家路上——「我剛買的地瓜,居然下一秒就變成垃圾……。」一位消費者對於店員在她結帳後即清除架上剩餘地瓜,覺得不甘願又浪費食物。

這三個場景,每天在我們身邊上演。它是一樁每年丟掉70多億元的超商剩食羅生門。

多進貨5%的潛規則……
比起浪費,幹部更看重陳列

6月18日,報紙頭版登出斗大消息:全台3百位便利商店加盟主向環保署、立法院送出陳情書,控訴四大超商總部有「銷進比95%」的不成文規定,也就是門市進貨時,會被總部或其派來的區顧問等人,要求比平均銷量多訂5%,形成浪費。

他們指出,每間超商門市每天的報廢金額約為2千元,以全台1萬間門市來估算,每年就有70多億元的剩食,數字驚人。

主導陳情的中華國際連鎖加盟者交流暨權益促進會(IFRA)理事長陳縯家,直指背後原因,在於總部要求「豐富陳列」和避免「機會損失」。前者泛指商品必須五花八門,好刺激來客購買欲望;後者則是指消費者若買不到喜歡的商品,就等同門市少了一個生意機會。

「所以,區顧問永遠在要求門市多進貨,重視消費者觀感大於實際浪費!」他強調。

事實上,超商與加盟主早為了進銷貨問題爭議多年。去年和前年,兩大龍頭統一超商和全家便利商店,就曾分別遭公平交易委員會懲處5百萬元與3百萬元,起因正是「未於締結加盟前,向交易相對人(加盟主)完整揭露最低建議訂貨量或商品銷進比」,違反《公平交易法》第25條。

儘管日前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統一超勝訴,主要理由是總部僅輕度干涉、柔性勸導加盟主訂貨,並未強迫,但這個總部、加盟主各執一詞的狀況,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剩食現象,仍值得探究。

多5%的訂購量,究竟是浪費,還是合理的決策?這場引發眾聲喧譁的超商剩食議題,究竟有沒有解?《商業周刊》為此走遍四大超商總部,並說服北中南合計近20名加盟主匿名受訪,尋求真相與解方。

為了貨架豐富,不惜造成剩食——超商剩食出現過程

為了貨架豐富,不惜造成剩食

▪ 訂貨:加盟主訂購商品時,總部人員依過往數據提供「建議訂購量」
為求豐富陳列、避免機會損失,訂購量通常比銷量多3%~5%

▪ 熱銷:商品順利賣光,銷售數據提升、業績好看

▪ 滯銷:商品未賣完,加盟主、區顧問等自掏腰包買下部分,讓銷售數據提升,避免業績落後壓力
產生剩食!依《食安法》,沒賣完的商品超過保存期限後即銷毀

▪ 續訂:加盟主依提升後的銷售數據,再訂購商品

整理:蔡茹涵

為了貨架豐富,不惜造成剩食

加盟主控訴:
不配合訂貨可能影響續約,誰敢拒絕?

我們的第一站,來到中台灣。幾位加盟主聊起總部對其陳情最早的回應——無強制進貨,僅提供建議訂購量,立刻拿出手機,展示Line上的區課群組對話紀錄反駁。他們的壓力,從每週一早上10點準時跳出的「上週戰情報告」開始。

那是一份有著30多項產品別的表格,如起司義大利麵、草莓年輪蛋糕等,以區為單位,每項產品在每間門市的進貨量、銷貨量與排名一目瞭然,甚至還列出該區業績前十名與後十名。「偏偏就看不出報廢量與庫存量!大家怕掉到後十名,訂貨時心裡就有底啦,」一名統一超加盟主坦言。

接著是區顧問(或稱營業擔當)的輔導。報廢太多當然不行,這代表加盟主管控商品的能力不佳,或對商圈判斷失準;但報廢量太少,區顧問也會關切,確認店內是否缺貨,並以還有成長空間為由,鼓勵多進貨。一名OK加盟主分享經驗,認為報廢落在進貨量的3%到5%之間,是最安全的範圍,換算每月廢棄約4萬元,「公司會稍微補貼,但加總起來,一年都能買一輛國產車了!」

多進貨,假如全數賣光,當然皆大歡喜。假如賣不好,最常見的情形,是由加盟主或區顧問自掏腰包吸收部分;報廢之餘,也無形中墊高了進貨數據,讓下一波訂購又得再衝更多量。

另一種常在推廣新品或促銷檔期出現的情況,是總部直接配貨,意指不須經過加盟主同意,產品即送達店內。例如萊爾富前陣子推廣「買鮮食送香蕉」活動,總部本意是幫助蕉農,「但門市根本負荷不了啊!一口氣進兩百多根香蕉,頂多保存六天,最後都爛掉了。這有比較不浪費嗎?」旗下加盟主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