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彬在美國服刑長達2,343天

他的故事,是台灣面板業重要但沉痛的篇章。

陳炫彬,友達光電前副董事長兼執行長,其因跟友達其他主管參加了幾次台韓面板高階主管的會議,在二○一○年被美國法庭以「與同業討論價格」為由,控告友達有壟斷行為。陳炫彬與當時的執行副總經理熊暉不服上訴,讓他兩次入獄,經歷六年半的牢獄生活。

這官司,對台灣科技業衝擊極大,幾位友達高階主管自此離開面板業。陳炫彬從千億執行長,驟然成為失去自由的聯邦監獄囚徒,這二千三百多天的日子裡,他經歷了什麼?

他在近期出版《曠野逆境,恩典相隨》(大好文化出版)一書,告白自己走出逆境的過程與體悟。以下節錄精彩章節。

一個轉捩點,學會放下
半夜,我抱菩薩像痛哭,心還是空空的,沒有依靠

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挫折,我自認堅強,做事問心無愧,不應該有這樣的結果。過去一年半來,我背心經、讀金剛經、藥師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連上健身房也讀。半夜,我抱著觀世音菩薩的像痛哭,心還是空空的,沒有依靠。

轉捩點來了!四月八日為復活節,我家老二是虔誠基督徒,我陪她去聖荷西的迦南教會,這是我這輩子正式進入教會做禮拜。禮拜時,我身體發抖、眼淚掉下來了。經文意思為:你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祂必撫養你,祂永不叫義人動搖。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得安息……。

一直以來,我把友達的擔子背得很重而不自覺,卸下之後,頓時肩頭輕鬆許多,當晚竟然一覺到天亮,我的心,變得平安穩定多了。

受洗後,我最大的轉變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主觀意識被打敗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安的心、柔軟的心,我的意志力更強、更持久了。

此時此刻,當我決定將董事和副董事長職務卸下之後,脫去世俗名利外衣,完全回歸本然的HB(陳的英文簡稱),其他都不重要了。

九月二十日,我平靜的接受了法官的判決,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未曾留美的台灣人,在台灣上班、做生意,竟落到遠赴美國服刑,是神的命定嗎?三年,不長也不短,就坦然無懼的向前行吧!

正當我適應了監獄裡的規律生活,神又給一個功課,讓我在獄中遭遇生死交關的意外。


小中風驚魂記:
手腳同時被銬在床上,避免我像電影般乘機脫逃

一三年九月十日,刷牙時,我發現右手拿的牙刷無法自主的送到嘴巴。我幾乎確定是中風……,下午兩點四十分左右,我換上橘色衣服,戴上手銬和腳鐐,進入囚車開往醫院去了。

我扺達醫院急診室,雖行動不便,左腳和右手仍同時被銬在病床上,避免我裝病乘機逃脫(許多電影情節就是如此)。直到晚上九點左右,才能進病房休息,我未吃午餐、晚餐,只喝了些白開水,獄官從不問我要不要吃什麼?他們唯一的責任是:保護我不會乘機脫逃。兩位獄官同時看管著我,八個小時輪值。即使晚上十點之後,我的就寢時間,獄官依舊大聲說話聊天,每晚都如此,我根本無法入睡。

我充滿無助和無能為力。病床對面的牆上,掛著一個十字架,這是一家天主教醫院,我只能眼睛盯著牆上十字架,想像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極端痛苦的樣子。之後的幾天,當我痛苦難受和委屈時,就盯著十字架,心裡就不會那麼難過。轉念一想,我又經歷一次在美國做全身健檢的機會,也是神的恩典和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