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總裁彭淮南執掌央行近20年,預計明年2月退休,
匯市已蠢蠢欲動,準備測試新總裁底線,
沒有彭淮南坐鎮的台灣金融市場會怎樣?
本刊全面訪問產官學界,為你深入解讀後彭淮南時代!

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央行將湧入大批媒體,這是央行總裁彭淮南最後一次主持理監事會議,也可能是他退休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的記者會。

彭淮南執掌央行二十年,是台灣金融界的頭號風雲人物,他的交棒,是一個時代的分水嶺,也是強人領導的結束。

過去,台灣以穩定且偏弱的新台幣匯率,換取出口成長;很快的,隨著這位「新台幣先生」退位,外匯交易員已摩拳擦掌,準備測試新總裁底線,將新台幣匯率從三字頭往二字頭推升。

台灣長期在央行的「新台幣防護罩」下,是一個波動相對較小的經濟小國,沒有彭淮南坐鎮的台灣,考驗不小。國際上,全球進入升息循環,股市居高思危,加上全球央行人事大搬風,不確定因素暴增;國內,明年底縣市長選舉,兩岸關係不穩,新總裁能力未明,市場蠢蠢欲動,新台幣匯率,即將進入一個大波動時代。

為什麼總裁換人,對於金融市場、各行各業、甚至台灣每個人,都是件大事?首先要看彭淮南的地位,以及他為台灣做了什麼。

他曾十四次被《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評為A級央行總裁,不但是拿A最多的總裁,放眼國際主要央行,他也是任期最久的總裁。

他執掌央行期間,平均每四年就經歷一次金融風暴,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新台幣大貶、2005年大戰索羅斯、2008年金融海嘯、2012年歐債危機。

在多次國際金融風暴中,他迎戰國際級對手,讓狙擊新台幣的熱錢黯然退場,台灣得以在多次風暴中,全身而退。

亞洲金融風暴為例,當時東南亞貨幣因外債龐大而狂貶,相對強勢的新台幣,引來國際放空資金,為了打仗,他關閉國內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交易(NDF)市場,阻絕新台幣炒作管道,遭自由派學者抨擊大開倒車,他不為所動。

回頭來看,當時台灣外匯存底只有九百億美元,如果不關閉國內NDF,根本無法應付排山倒海來的外匯需求,新台幣可能大貶,捲入金融風暴。

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E. Stiglitz)曾提及,資本自由化後,大量資金流入或流出,帶來劇烈波動,而開發中國家,就好像大海中的小船一般,禁不起狂風巨浪的侵襲。捍衛台灣這艘小船,避免在巨浪中翻船,就成為他的職責。但他怎麼做,都會有人不滿意。

貨幣政策是兩面刃,難面面俱到,一定有捨有得。匯率升值,出口商面臨匯損;貶值,進口商成本升高。降息,存款戶利息縮水;升息,貸款戶利息增加。

央行的每個選擇,都會付出代價,但彭淮南並不迴避外界批評,並勇於說明與澄清,讓他贏得「彭更正」的名號。

幾年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公開批評央行匯率「貶不夠」,傷害台灣產業的競爭力,為此,彭親自撰寫新聞稿回應;放眼台灣,敢反駁張忠謀的人,屈指可數。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571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再見!便宜新台幣
最後一次主持理監事會?彭淮南:是!
20年堅守「一畝地」的清教徒總裁彭淮南
比特幣、Fintech、主權基金 新總裁應帶頭挑戰
歐美央行舵手 為何敢挑外國人、銀行家?
台灣沒有二字頭實力,不是人人都是台積電
想留住人才、投資,未來央行要更open
匯率重點在「穩」,2018最怕利率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