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食衣住行,一切商品都須自己動手做,世界經濟的運行逆流,你會變怎樣?

這正是貿易戰的終極結果。占全球GDP逾四成的前兩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近來頻以關稅威脅對方。截至四月六日,雙方揚言互課關稅的產品金額,已從五百億、一千億增至兩千億美元。

戰火恐不止於這兩國。「我們在貿易方面不只和中國有問題,歐盟也用他們的壁壘阻擋我們產品。」美國總統川普在四月六日如是說。

除了中國,川普也一直對美歐間的貿易赤字耿耿於懷,他把歐盟稱為「各國聯合起來在貿易上打壓美國」,指控歐盟對美傾銷汽車。這和他日前指控中國的言辭如出一轍。未來美、歐爆發貿易衝突的風險也不小。

最大進口國槓最大出口國
全球貿易衝擊,沒人躲得過!

中國是全球最大出口國,美國是全球最大進口國,它們也是歐盟前兩大貿易夥伴,無數國家在他們進出口裡扮演橋樑。

當占了全球商品貿易總額近半數的這三大經濟體,捲入貿易戰,和他們有貿易往來的每個國家,從原料、機械到中間產品,通通遭殃。

全球的愛國主義者,此後將可正大光明的「愛用國貨」。既然本國貨賣不出去,就無法賺到外匯買進口品,只好全用國貨。若食衣住行有哪些東西本國廠商不生產,只能DIY。

「我可以算出天體運行,卻無法理解人性瘋狂。」大科學家牛頓曾如是說。貿易是互惠互利的,這也是人類能脫貧致富的關鍵。為什麼在人類已能上太空的今天,又面臨著退化到蠻荒時代的風險?

根源要從美國說起。美、中貿易衝突源自川普。但他不是一人作業。近來美國白宮決策圈裡,從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總統助理、經濟顧問,皆為「仇中派」,力主對中國強硬。

近因》選民、政治壓力大
川普、習近平都有「不能示弱」包袱

這些「仇中派」能掌管白宮決策機器,乃是美國民意變化的結果。今年一月川普就任總統一週年,《華爾街日報》採訪維吉尼亞州布坎南郡(Buchanan)。當地以煤礦起家,一位煤礦工人巴莫(Gary Palmer)原已失業。川普當選後,煤礦重新開張,「若川普沒當選,我不會有工作。」巴莫說。

布坎南郡是美國傳統製造業縮影。這些產業在全球化下受害,諸多低教育、高齡勞工因此失業。川普的支持者裡,有三分之二是這類族群。

因此川普的所有政策,包括效果顯著的減稅,皆以恢復「美國製造」為優先。保護主義對經濟有害,卻對傳統製造業有利。川普以關稅壁壘扶植「美國製造」,就是要讓巴莫之類的工人再獲生計。未來兩百天,川普仍可能持續打出貿易戰這張牌,為今年十一月的美國國會期中選舉造勢,因為他的保護主義政策,在美國有不小的民意基礎。

哈佛大學與哈里斯民調三月底對美國民眾調查顯示:七一%認為美國應採措施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六一%同意課關稅有助美國贏得貿易談判;近四成相信關稅可以保護工作。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587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逆貿易效應

一招攻破貿易保護牆:「別和豬打架」

小國不想當炮灰 快學「賣解決方案」

美中拿汽車開刀 倒楣的卻是德國車

戰況若再升高 當心美元、人民幣競貶